2020年1月25日 星期六

溫泉

在一次一團亂的溝通之中,意外的,橘子受了傷

當我終於回家,為他包紮

好幾次,卻總覺得只撫平了最表面的皮膚

有些什麼,更真實的東西一直沒有修好


橘子最近難得的害怕催眠

使用催眠處理的時候,總感覺撞上一堵牆

嘗試打破,帶著一點強迫

得到短暫的效果,隨即又消散


「拜託還給奴隸主人,在奴隸消失之前」

一句話,刺痛了我

彼此都無助著

理智上知道我的存在,情感上卻感覺不到

要怎麼樣把已經存在著的東西,還給一顆受傷的靈魂呢?


今天下午

我小心翼翼地,謹慎的繞過防備

再次嘗試找到能夠修好的地方

橘子醒來時說

「被催眠的時候,沒有注意到正在被催眠,等到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我問橘子,如果能夠找回那些愛主人的感覺

那會是怎樣的感覺呢?會是怎樣的過程呢?

橘子說,就好像踏進放滿熱水的浴缸

可以很溫暖而舒服的,躺兩三個小時,想著主人的事情


於是,我慢慢地開口

講了關子嶺泥漿泉的回憶

橘子上次來台灣的時候,我們一起在那裏找了間溫泉飯店

照三餐去泡大眾池,是很舒服很棒的回憶


慢慢的訴說,悄悄的加入了重新整合回憶的元素

沒有直接要求奴隸要愛主人

但是創造了一個溫暖舒服,可以安靜思考主人的環境

正如豢養一個海洋一樣

只是溫柔的給予所有的支持

我不打破這道牆,只是用溫柔的擁抱,讓它軟化


從走去溫泉的路上,到慢慢的讓身體浸入,享受

一直到慢慢的起身

準備好了,才回到我身邊

催眠時,橘子喚著我,橘子想著我哭

結束時,像撲到我懷裡一樣

久久無法言語

「主人,你救了我」

光聽聲音,我就知道這次真的找到正確的地方來修理了

橘子的聲音變得真實

那種感覺真好


「這次的催眠,在技術上無懈可擊」

歷經十年催眠的經驗,橘子第一次這樣說

「每次我希望下一句怎麼講的時候,你講的都更好」

催眠深度並不深,但是效果非常的好

我很開心自己最近的練習,有了回報

能夠把奴隸修好,是多麼安心的事情


我想了上一次跟未蘭練習催眠以及情慾繩縛的時候

未蘭昏迷而幸福的樣子

辛苦的練習,都值回票價


我跟橘子都非常滿意這次的催眠經驗

僅此紀念:)








Diana 2020/1/2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