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5日 星期六

溫泉

在一次一團亂的溝通之中,意外的,橘子受了傷

當我終於回家,為他包紮

好幾次,卻總覺得只撫平了最表面的皮膚

有些什麼,更真實的東西一直沒有修好


橘子最近難得的害怕催眠

使用催眠處理的時候,總感覺撞上一堵牆

嘗試打破,帶著一點強迫

得到短暫的效果,隨即又消散


「拜託還給奴隸主人,在奴隸消失之前」

一句話,刺痛了我

彼此都無助著

理智上知道我的存在,情感上卻感覺不到

要怎麼樣把已經存在著的東西,還給一顆受傷的靈魂呢?


今天下午

我小心翼翼地,謹慎的繞過防備

再次嘗試找到能夠修好的地方

橘子醒來時說

「被催眠的時候,沒有注意到正在被催眠,等到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我問橘子,如果能夠找回那些愛主人的感覺

那會是怎樣的感覺呢?會是怎樣的過程呢?

橘子說,就好像踏進放滿熱水的浴缸

可以很溫暖而舒服的,躺兩三個小時,想著主人的事情


於是,我慢慢地開口

講了關子嶺泥漿泉的回憶

橘子上次來台灣的時候,我們一起在那裏找了間溫泉飯店

照三餐去泡大眾池,是很舒服很棒的回憶


慢慢的訴說,悄悄的加入了重新整合回憶的元素

沒有直接要求奴隸要愛主人

但是創造了一個溫暖舒服,可以安靜思考主人的環境

正如豢養一個海洋一樣

只是溫柔的給予所有的支持

我不打破這道牆,只是用溫柔的擁抱,讓它軟化


從走去溫泉的路上,到慢慢的讓身體浸入,享受

一直到慢慢的起身

準備好了,才回到我身邊

催眠時,橘子喚著我,橘子想著我哭

結束時,像撲到我懷裡一樣

久久無法言語

「主人,你救了我」

光聽聲音,我就知道這次真的找到正確的地方來修理了

橘子的聲音變得真實

那種感覺真好


「這次的催眠,在技術上無懈可擊」

歷經十年催眠的經驗,橘子第一次這樣說

「每次我希望下一句怎麼講的時候,你講的都更好」

催眠深度並不深,但是效果非常的好

我很開心自己最近的練習,有了回報

能夠把奴隸修好,是多麼安心的事情


我想了上一次跟未蘭練習催眠以及情慾繩縛的時候

未蘭昏迷而幸福的樣子

辛苦的練習,都值回票價


我跟橘子都非常滿意這次的催眠經驗

僅此紀念:)








Diana 2020/1/25

2020年1月22日 星期三

小小說 017

「不小心?」

以默摟著曉雨,沒有皺眉,沒有大聲,沒有拍桌

只是淡淡的,重複了他說的話

沒有名字的,那個他


他被喚來時,本以為被罵兩句,打十個巴掌,也就過去了

畢竟只是一支筆不見的事情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頂多他自掏腰包再買十支來還,也就罷了

如常的道歉賠不是

「對不起,可能是我打掃時不小心弄丟了」


以默那一句淡淡的「不小心?」

卻讓他打從心底發寒


「是,非常非常的對不起,是奴的錯,請女王責罰」

他腿一軟,跪了下去,連帶著頭也不敢再抬起來


「哼」

以默輕輕地哼了一聲,把曉雨摟得更緊了些

沒有再出聲


尷尬的沉默中

曉雨有點慌張,看了看以默,又看了看地上的人

「那個,沒關係啦,我下次再買回來就好了...既然是不小心的,就算了吧!」


「嗯」

以默沒有睜開眼,只是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歪斜的躺在沙發上


曉雨看過以默生氣的樣子

卻沒見過以默待人如此冰冷

既困惑又害怕

他印象中的以默,總是笑著說他太超過,卻又溫暖的抱著他

偶爾犯錯,只要低聲下氣的服軟

一定也馬上就沒事了

不該是這麼小心眼的人


地上的人屏息著,一動也不敢動

他很清楚,這是什麼情況

不容許他再有一絲閃失,若應對稍有差池

只怕不是一頓毒打,或關幾天可以過得去的

他只後悔自己當初不長眼

誰的筆不拿,偏偏拿走了曉雨的筆

而偏偏曉雨,是以默的曉雨


以默起身,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

「晚餐了,你想吃什麼呢?」

自然只有曉雨回答了

「嗯...都好,看你」

兩個人一邊用餐,一邊交換著今天的生活

時而爆出歡笑,時而一起靠著取暖


夜色沉了

以默好像終於想起了什麼

「好了,可以了,沒你的事了。」

一樣淡淡的對著他說

「下次,不要再有下次了」


他艱難的找回呼吸

撐起僵硬的肢體

謹慎的磕頭後,才慢慢開口

「回女王的話,奴...知道錯了」


「那就好」

以默嫣然一笑,輕輕摸摸他的頭

知道這會讓他融化




——



難得的有了奴下奴的想像

感覺是很特別的

除了享受其中的虐心

也享受其中的寵愛

寵的對象是sub

或許這個對象並不接受這樣子暴力的寵愛方式

也許,這個對象反而覺得不好意思,甚至愧疚

可是那種想要保護自己珍貴的東西的慾望

卻還是以這樣無情的方式存在著

或許正是因為對象的不好意思接受,才更願意給他所有


教訓,是為了維護所愛

同時也是為了支配奴下奴

透過紀律,讓奴下奴認清自己的地位

處罰不只是處罰,更是明目張膽的宣告奴跟奴之間地位的差距

是因為知道這是對方的喜好與期待,而給予的賞賜

也是珍惜著,對方願意為了自己,承受,忍耐,屈於人下的心意


在兩個奴面前截然不同的形象

顯示了不同的相處模式,與不同的地位

兩個不同的以默

在此得到整合


三角關係裡複雜糾結的情感

都在「不小心?」的那個畫面裡了

我看見了這個畫面,所以認真的捕捉

自己也很喜歡這次的紀錄

雖然寫的過程有許多波折

但也激起了很多想法

謝謝給我靈感的你們









Diana 2020/1/22


2020年1月20日 星期一

有一種豢養

不能再熬夜了

抱著這樣的心情,早早講電話,希望早早睡覺

然後一不小心又徹夜長談

(然後就又睡過頭大遲到


你總是問了問題,然後躲起來

我卻無法假裝看不見

絮絮叨叨的說了我的過去,還有未來的事情

試著擁抱你的擔心,卻不確定這樣是不是你想要的


40幾年的房子,荒廢許久,整修起來當然不容易

預算,實用與美學的衝突之間,你試著找到平衡

你笑著說,修得最好的地方就是,大家都看不出來原本是壞的

但你知道,裡面仍然是千瘡百孔

你仍然偷偷地希望,有一天,有人可以看得出來

告訴你,壞掉的是哪裡,又該怎麼辦才好


驚鴻一瞥,我看見過

所以此刻,沒有什麼可以嚇到我了

我遇見你的時候,我並不完美

你遇見我的時候,你也不完美

可是,因為某種我也還不確定的原因,我想要跟你一起珍惜這些不完美

擁抱這些千瘡百孔


我常常被你弄得一口氣喘不上來

被嗆,被念,對我來說都是久違的感覺了

你被寵壞了,我說

不就是我自己寵出來的嗎?

我對自己的半成品,卻也感到滿意


你不擅長說話,但你會有感覺

是喔,我不只想要當朋友而已

就這樣承認也沒有關係

反正我是誠實的壞人


而也許,有一種豢養

是渴望將小海豹養在沒有邊際的海洋

少了魚,我便撒下整網的魚苗

少了冰山,我便將整個冰箱的冰塊都倒進去

有一種豢養,是為了你,豢養整個海洋


想要在冰屋裡面

躺在冰冰的床上休息

感受小海豹在腳邊,少少的一點溫度

也許那樣就好了


小海豹的無所事事,無所事事的小海豹

也許,那樣就好了

我需要小海豹就那樣地存在著

十個小時沒有回訊息也沒有關係

只要我想要休息的時候,小海豹會安靜的冒出來,安靜地待著,那樣就好了



那個時候,你會在嗎?





Diana 2020/1/20

2020年1月19日 星期日

後來,重來

年輕的時候,覺得「遺憾」兩字

像櫻花一樣美麗而醉人

聽奶茶的「後來」

滿滿的惆悵,彷彿連惆悵都是件浪漫的事情



現在才知道

所謂的後來

困難的不是一走了之的遺憾

而是

再遇見時,千絲萬縷,無以名狀的那些什麼

和解,跟過去的他,過去的自己,跟現在,跟未來




為什麼你沒有忘記我呢?

我只差一點點,就可以忘記你了

我幾乎忘記,過去的時候,我還為你寫過那麼多篇網誌與書信

我經常對人說

你忘記了過去,但是過去沒有忘記你

報應來得還真快啊


差一點,我就不會再想念你了



現在我也分不清

當年彼此的固執,究竟成就了一整年的美好回憶

抑或,造成了後來的傷害

這兩年,你都怎麼想我的呢?



你問我,為什麼又重新回應你了呢?

而我也想知道,那麼,你為什麼又寄信給我呢?






--


劉若英

後來

作詞:施人誠
作曲:玉城千春
編曲:王繼康

後來 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 可惜你早已遠去 消失在人海

後來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在

梔子花白花瓣 落在我藍色百褶裙上
愛你 你輕聲說 我低下頭聞見一陣芬芳
那個永恆的夜晚 十七歲仲夏 你吻我的那個夜晚
讓我往後的時光 每當有感嘆 總想起當天的星光

那時候的愛情 為什麼就能那樣簡單
而又是為什麼 人年少時 一定要讓深愛的人受傷
在這相似的深夜裡 你是否一樣 也在靜靜追悔感傷
如果當時我們能 不那麼倔強 現在也不那麼遺憾

你都如何回憶我 帶著笑或是很沉默
這些年來 有沒有人能讓你不寂寞

永遠不會再重來 有一個男孩 愛著那個女孩













Diana 2020/1/19

2020年1月18日 星期六

懷胎十月

也許正如懷胎十月

逃不過的光陰,讓母親逐漸的戀上自己的孩子


我與你

也需要經歷許許多多的相遇與錯過

才能在沖刷之後

看見彼此的理解與感情


你以為我睡著了

所以才那樣說吧

「跟從前一樣」

我掙扎著從朦朧中甦醒,更正你

「現在比從前還安心」

然後又放心的下沉


從前

是怎樣的從前呢

記憶在彼此的內在,發酵成不同的模樣

我怕給你壓力,你以為我很忙碌

當年我們所經歷的一切

有多少是誤解,而有多少是真實呢

也許當時的我們,都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的真實吧


翻翻第一封信,竟然已經是2017年了

我翻找著過往的痕跡

想像著你當時的樣子,彷彿從來沒有認識過你

當時的你的內心,是否也跟現在一樣,住著期待又怕受傷害的靈魂呢

同時,我回憶著過去兩個月的互動

核對著當年的印象,想要把不同時間點的身影重疊


我還記得第一次跟你見面的場景

我當時想著「從來沒有見過面呢,不知道長相如何」

這真是吊詭極了

因為我們明明曾經視訊過那麼多次

我甚至也看過好多次你的照片(雖然大多沒有臉

我卻感覺沒有見過你

只有一成不變的髮型,稍微可以聯想得到當時的樣子


無法想像當時,就這樣完全沒有見面就固定的連絡了一整年

現在的我,大概已經沒有這樣的耐心了吧!

真實的滿足,對我來說已經是越來越貪心的需求

你說得很對,如果現在的我,遇見當年的你

也許我們根本不會開始

因為現在的我,已經被實際調教跟聚會寵壞了


此刻,我們以不同的面貌與彼此相遇

熟悉而陌生

掀起了許多,尚未凝結的記憶


幾年之間,我們都有許多變化

也因為遇見你,我重新想起自己如此巨大的改變

第一個極度失敗的網調,唯一一個極度失敗的圈內男友之後

新手的我,當時維持最久的三個關係

竟然在此刻,都依舊保持著連絡

反而是探索期間,無數個玩伴已經失聯

人生的安排,有時候值得玩味

也許,新手的時候,笨拙的真誠才是最重要的吧!

現在調教項目對我來說,都有了基本的認識

卻也沒有讓我在尋找伴侶的路上,一帆風順



經過了幾年,我們準備好了嗎?

我準備好了嗎?

我確定我變得更加堅強,更成熟

但我們呢?

我們之間的,說不清,道不盡的那些什麼

那些什麼,準備好要被說出口了嗎?



我今天意外的點進去看了

當年你也貼給我看過的網頁

一樣的畫

我卻有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我是對畫會有感覺的人喔,我曾經這樣跟你說

可是我記得那個時候,你貼給我看的時候

我看完之後只有滿滿的困惑

不太確定裡面要表達什麼

正如你的早安晚安,我經常不知道你想跟我分享的是什麼


今天意外的打開

卻有許許多多的聯想

有些是這兩年才經歷的事情

有些,就只是那些,你所謂的,很直覺的感覺

喜歡,不喜歡

陽光,黑暗

旋轉,靜止



明明是一樣的畫,一樣的你,一樣的我

抑或是

早就是,不一樣的你,不一樣的我

所以一切都不一樣了



我們把一顆種子埋進子宮

任由它生長,或沉睡

幾年的時間,它已經長成我所不認識的美麗樣子了







這個周末對你來說,是重要的日子吧

很遺憾無法陪在你身邊

但說到底,遺憾也早就是我們生命裡的一部份了,不是嗎?


未來的日子裡,願如你所言

每天存一個十塊錢,投進小豬撲滿裡

也許存一輩子

也許存到下輩子

也許因為通貨膨脹,要繼續存到下下輩子

也許永遠也彌補不完




也許永遠









Diana 2020/1/18

2020年1月15日 星期三

邪惡

我害怕看見人性的邪惡,卻又對此深深著迷

藉由成為Dom,成為S,我看見自己殘忍的本質

從不能接受,到坦然

漸漸地能夠跟自己的邪惡,和平共處


日本井之頭公園的動物園有一個展籠,展示著極度危險的動物

籠子的裡面,放著一面反射鏡

人類歷史上,也不乏作為物品而被展示的經驗

從馬戲團的侏儒,到美國的原住民,都曾在歐洲的舞台上

博取過眾人的目光

在看與被看之間,憐憫與愛之間

所謂的看見,向外,也向內


史丹佛監獄實驗裡,研究者在大學地下室設置了模擬監獄

充當看守和囚犯的都是史丹福大學的在校大學生志願者

原本,他們都是跟你我一樣健康的人

卻在實驗進行僅僅六天之後,陷入了人性的腐敗而失控

獄卒開始虐待囚犯,囚犯也一樣虐待著其他囚犯

不平等的權力,會讓人失控,這是肯定的


曾經有個女藝術家

做過一場行為藝術的表演

她在桌子上擺了此次活動的72種不同的道具

包括化妝品、玫瑰、保險套、鞭子、蜂蜜、藥、槍、子彈、玫瑰······

在桌上留下一段話

「桌子上有72種道具,我自己也是道具,在6小時內我對自己發生的所有事負全責!」

然後,她任由觀眾使用

「那個演出的夜晚最終引出了瘋魔亂舞,夜越深,浮現的人性越黑暗,

有人拿圖釘釘進她的皮膚、有人拿刀片割她的脖子飲她的血、

有人搬弄她的手指去拿起手槍抵住她的太陽穴等等。」

時間一到,她恢復清亮的眼神,觀眾一哄而散

觀眾逃走後,說「無法理解自己竟會做出如此恐怖的事」


人性的邪惡,超乎我們自己的想像

每一次調教,每一段Ds關係,每一秒微小的上下關係的互動

我都清楚的經歷這些恐懼,卻又著迷


邪惡到底是什麼?邪惡可以被擁抱嗎?

超越恐懼之後,我們就可以得到愛嗎?

我仍在思考著。


BDSM的實踐,作為Dom的角色展演

是我探索自己的方式

我的獠牙,曾經嚇到我自己

有獵物靠近,我會閃躲,低吼警告

而現在,我願意溫柔的笑著,讓獠牙閃閃發光

跳著魅惑的舞步,擄獲一整顆,血淋淋的心


我是壞人,而我驕傲

我並不為自己的邪惡驕傲,我仍然痛恨這一部份的自己

尚未和解

但我驕傲的是,我「知道」我是壞人



我想要踏進最深的地方

摸過我每一寸的邪惡

我幻想著,也許有一天,我能夠掌握,能夠控制我的邪惡

也許有一天,我可以跟我的邪惡搭著手,跳著舞

在沒有光的地方

貪婪而幸福





Diana 2020/1/15



日本井之頭公園:
https://campus.chinatimes.com/20160929000002-262307

史丹佛監獄實驗:
http://www.adaymag.com/2018/06/27/stanford-prison-experiment.html

瑪麗娜的行為藝術:
https://everylittled.com/article/110577


2020年1月13日 星期一

上一世香草

想起自己還是香草的時候,卻好像恍如隔世

那是上輩子,上一世的事情了

當我成為Dom,就光速的遠離了那些過往

經過三年的蛻變,成為了Dom Diana


只有偶爾在夢中

好像可以看見前世的影子

而大多,都是血流如注的回憶


被過去追趕,彷彿是永遠也擺脫不了的夢魘



今日,此刻,我卻極難得的

想起了美好的過去


18歲的初戀,是設計系的大一學生

我們曾經夢想要在家裡開工作室

我曾經著迷於他畫畫的樣子

雖然他總是拖到最後一刻才做作業

期末考也睡過頭...

他完成了我在校園被腳踏車載著的夢想

我也曾經以為那就是我的一輩子喔

他甚至是此生第一個舔我的腳,第一個對我下跪的人

不得不說,對於我成為Dom,他也是有貢獻的



20歲的第二任男友,讀名字長長的電影科系

參加了一些短片比賽,得了很小的獎

我陪他去上過劇本課,講了好多話,好開心

我也好喜歡說故事

本來很期待他說出很棒的故事給我聽喔

我記得,那一個學期,他好像想說一個外科醫師的故事

雖然細節已經淡去

後來他一拖再拖,最後沒有完成他答應要完成的劇本

對於延畢的事情,也欺騙我到最後一刻

說要去拍片,我寂寞的哭了好幾天,卻錯愕的迎來他的半途而廢

可是我因此看了很多以前不會看的電影

知道劇本原來是這樣一點一點改出來的

直到今日,FB的演算法,還是給我好多劇本課程的廣告



記憶模糊,可是卻還認得出最初最初,最快樂的最初

充滿期待,開滿小花,全心全意相信著的最初

每一次的悲劇,其實都是從那樣美好的最初,開始的喔


我其實不會畫畫,對藝術也一竅不通

語言與文字才是我熟悉的領域

但拉著某個人,去探索未知,卻是我無法抵抗的誘惑


歷經說不清的起落

我在BDSM的路上

有自己的信念,自己的原則

使用著sub給我的功能


但我卻不得不承認

有時候

我也仍然是那樣的需要

那些無用而美好的作品



畢竟,我不是為了工作而好好睡飽

是要為了做夢,而好好工作著:)




Diana 2020/1/13




2020年1月11日 星期六

小小說 016

" 我只想要有你,偶爾,偶爾偶爾有,這樣就好了 "

被問了七次,到底想要什麼之後

曉雨囁嚅著說


以默愣了一下,笑了


誰都不會忘記當年的分開

誰沒有痛苦呢?

在那之後,曉雨仍然以優異的表現,在人生的路上努力

在那之後,以默也仍然,盡力在每一段關係裡,做得比之前更好

這一切的努力,都無法抹滅當年的傷痕


以默的笑,再也不是純粹的甜

也帶著許多的愧疚與心疼

曉雨偷偷的許願,也不僅是期待與歸屬

而多了許多的不安與害怕


有整整六秒的時間,以默只是笑著沉默

感受每一秒鐘的沉默裡面

那些痛苦掙扎,卻仍然選擇相信的心意


曉雨總是讓以默想起國中的時候

書法老師示範的永字八法

那樣的寧靜深遠

近乎無聊的寂靜,對當時的以默來說

是太過沉重的負荷


此刻

曉雨變得輕鬆而年輕

以默的靈魂逐漸老去

好像終於能夠交會


這把年紀,沒有誰會再相信永遠了

但是啊但是,如果只是偶爾,偶爾偶爾的永遠

也許,不算太貪心吧



以默感受到曉雨純淨的凝視

那裏面沒有責怪,沒有怨懟

只有真心的陪伴,還有一點點的膽怯

有時候,以默甚至覺得

堅硬的殼,彷彿也能被融化些許

好像能夠回到一個純白色的房間

敲門,而門開

鬆軟的趴在沙發上,不動

沒有任何言語,也不需要任何的明示暗示

就可以理所當然的那樣,安靜休息



偶爾,偶爾偶爾,以默也需要那樣的一個地方吧



" 你有喔,現在就有喔 "

以默輕輕地,這樣回應著

不是敷衍,而是在心底,也偷偷地許願著

祈禱著,偶爾,偶爾偶爾的永遠






Diana 2020/1/11

2020年1月6日 星期一

收費調教 vs 普通玩樂

偶一為之的收費調教,斷斷續續也持續了一年多

曾經也做過跟BDSM以及開放式關係有關的收費諮詢

一直在思考著,收費專業調教/諮詢到底是什麼?

跟普通玩樂有什麼區別嗎?

謹以此文,紀錄此刻的想法



藉由收費的過程,我會進入一個更投入在對方身上的狀態

在平常的Dom狀態的時候,我會想,如何使用對方來滿足自己

但是在專業調教的時候,我則是以對方的喜好為優先

(雖然也是有奴跟我說,他希望我完全不要在意他的感受XDDD)

我會更加注意對方的狀態,並且思考對方喜歡的氣氛,用詞是什麼

盡可能創造對方想要的情境,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作為Dom,我只玩我想玩的,也只跟我的菜出門

但是作為收費女王,我會學習各式各樣的項目

想像各式各樣的人們,內心對情慾的幻想

我的接受度會更高,也會投入更多心神去支持對方的幻想

當然還是很看心情接案,但是願意嘗試新事物的心態已經很不一樣了

我也因為這樣的過程,知道了更多以前從沒想過的


收費諮詢也是一樣的道理

平常的聊天,我不會想要刻意花力氣,完整的幫對方思考關係經營的事情

但是在正式的諮詢裡

我們可以用平等的地位,兩顆腦袋都認真的思考現在面對的困難

我也可以提供我自己的經驗,協助對方找到適當的資源



最後,是保密的原則

平常的玩樂,通常比較會出現在心得文,或大家的討論裏

但是收費調教,我認為基於職業道德

應該要嚴格保密

畢竟會找上收費女王的人,許多都是很重視隱私的



保持適當的界線,或許會被某些人認為冷酷

但那是為了維護相處品質,必要的手段

我是一個注重原則的人

想要來找我,請照著遊戲規則與我相處:)



Diana 2019/1/16





2020年1月5日 星期日

All you can eat

今天是值得紀念的一天

因為今天在吊點實在是吃超飽的啦!

繼昨天跟可愛的小綿羊約會之後,早上又跟可愛的未蘭抱抱約會

下午才拎著雙全紅茶來參加新年Munch

好久沒有這麼認真地圍一圈自我介紹了

大家的自我介紹都好精采喔

一邊給炎璃高品質der摸摸頭

跟大家一起講幹話,裝年輕真的很開心

希望沒有嚇到新朋友

我們也是有很文靜的時候啦哈哈哈哈哈(?


第一次聽sunny認真的講初入圈的事情

Sunny的這些故事,其實就發生在我剛入圈,剛認識sunny這個FB帳號的時候

所以我印象很深刻

那些貼文都歷歷在目

只是當時,我當然什麼也不懂

當時,Sunny問我,要來這裡找什麼

我答不上來

然後我又跌跌撞撞了許久

終於看得懂這些那些,也漸漸知道自己想要尋找什麼

吊點的影子,其實從我初入圈,就默默地帶領著我

謝謝Sunny,從我們網路聊天的第一句話,直到現在

你都很努力的分享你的經驗,也帶給我們很好的圈內環境

固定的圈內聚會,真的可以讓我們少走很多冤枉路

也讓我們對BDSM有更多信心


聊天結束之後,傳著餅乾的時候

未蘭突然說要當人體家具,趴好之後,我就把餅乾放上去啦

未蘭平衡感超好的,繞了一圈都悠悠哉哉的,餅乾盒完全不會晃動!

我也一邊餵食正在繞境的未蘭

超好玩的!

結束之後,才剛發呆兩秒鐘,還來不及去尿遁

就被小Y堵到,逼問(並沒有)可不可以綁他

我都大言不慚的說歡迎大家陪我練習了,這時候只好乖乖的去抄起傢伙啦~~~

很久沒有被這麼多人圍一圈看綁綁啦

緊張得要死啊啊,覺得手好像都在抖(?

還好背吊過程還滿順利的,還換了姿勢

是個耐吊的孩紙呢

看起來有給小Y一次不錯的初體驗

小Y意猶未盡又哀怨的說,以為剛剛會被踢蛋蛋

收好繩子之後,就是踢蛋蛋的歡樂時光啦!

我命令小Y去牆角跪好

(炎璃:「這是要開始調教了嗎?」我:「那不然改成,請你到牆邊做一個下跪的動作?」

結果小Y聽了之後頭越來越低XDDDDD  小夏:「這很像是老闆叫你早點下班,感覺好像明天就不用來了QAQ」)

讓小Y把腿張開,手放頭上,就開始溫柔(?)的攻擊啦

聞到了羞辱系的味道啊(?

不小心就搭配了打巴掌來服用

刀哥說要好好溝通

於是,我有很認真的:「我要打你的臉囉~~<3」

小Y看起來完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被打啊!

第一輪結束之後,小Y默默地說,其實力道可以加倍

於是又開始了,手放在背後的第二輪

猛烈的攻擊,好有施虐的爽感啊啊啊啊啊啊

剝下來溫柔Dom的外皮(?

讓S屬性放心地探出頭來

開心的玩耍

不知不覺,旁邊也圍了一些人,而那讓我更有優越感

也讓他更有羞辱感

群眾的目光,彷彿讓彼此的興奮都在加溫

用力扯頭髮,打巴掌,實在太療癒啦>/////<

舒爽舒爽~~~

結束之後本來要去找飲料喝,結果不知為何

小Y又被起鬨的,從對角線爬過來

只穿一條內褲,屈辱的穿過群眾的訕笑爬過來,真的是超可愛的XDDD

成為目光焦點太久啦,我實在有點害羞了

只有趁機吃豆腐再多踩個頭(喔嗚嗚嗚嗚這個也很療癒<3)

然後就叫小Y去休息了

大滿足啊~~~



然後綁了可口的妹紙(我是臉盲,所以忘記名字了OAQ

說好要坐吊,結果角度不對,沒有坐吊成功

最後綁了我肖想很久的無跨,腰+大腿組合的側吊

小腿併攏在空中彎曲的樣子真的好美喔喔喔

有點對不起妹紙,小新手第一次被吊就嘗試了比較困難的姿勢

還好妹紙也很勇敢,陪我完成了很美麗的畫面!


本來以為要開始耍廢了,結果又被炎璃抓去當安撫摸頭機器囧

這不能說是aftercare,應該說是during care !

一邊幫未蘭摸摸頭,炎璃狠心的繼續打

這個生產線很有趣XDDD

最後,在未蘭的爆哭之後,慢慢地結束了

未蘭今天被打了兩輪,爆哭之後表示:應該可以三個月不用被打了

我跟炎璃:不不不,你一定很快又餓了XDDD


聊著天,不知為何炎璃的頭又出現在我的手上

還不小心被我輕輕打了一下,只好趕快催眠炎璃

「這是摸摸頭的一部份!」

但好像催眠失敗惹OAQ

我以後真的可以去擺摸摸頭攤位,請大家投幣來被摸摸頭

我的摸摸是高品質的喔!保證滿意!

不滿意的話,可以來單挑!(欸


最後半小時,大家都在拆繩子慢慢收攤

我找了房間正中間的懶骨頭,舒服的躺下

找來了腳踏墊

舒服的窩著耍廢

真的是很美好很安靜的休息

因為有腳踏墊,所以腳可以暖暖的,不會碰到冰冰的地板

覺得超棒的!


今天的小日子,真的是吃到飽啊!

超~滿足的啦<3

感謝今天陪我玩耍還有講幹話的大家,今天很歡樂!

下次去吊點就是過年後啦

新的一年,也要認真練繩認真玩耍!








Diana 201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