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8日 星期日

第一次的吊點繩課

終於有空來上吊點繩課啦啦啦啦啦~~~

實在太興奮了,而且這兩天累爆,大概產不出什麼像樣有深度的心得

速速的紀錄今天的心得,留個紀念


1. 我還記得第一次學後手縛,就是在吊點,好青澀好青澀的那時候喔,現在也好懷念

沒上過什麼正式繩課的我,這兩年到處看看,搭訕前輩教學,偷偷在花X汽車旅館練習

繞了一圈,又回到這裡

終於有機會認真的上課,我一定會當超乖的學生!!!

現在的我,肯定比當時還要更加認真珍惜學繩的機會吧

知道那個台南高雄都少有聚會,少有課程的年代,學繩有多困難

花的高鐵錢,現在想來都不可思議,當時怎麼花得下手XD


2. 認真的從頭複習單柱,學腰跨的感覺很好

我需要從頭到腳,從所有的基本開始認真盯幾次

綁了一段時間,渴望回到紮實的基本功,以求進步


3. 腰跨有些部分跟以前學的不太一樣,但也已經看過大叔綁過幾次,所以比較容易跟得上

大叔平鋪直敘的講解,卻在我的腦海裡,跟過去吊縛的經驗糾纏

只是聽完講解,卻覺得解開了一些過去的疑惑

也更了解為什麼這裡那裏要這樣做

因為未蘭剛被綁過的關係,我也有機會把腰跨的位置調整好

跟過去習慣的高度不太一樣,練習會漸漸習慣的

後面是屁股下緣,前面以我的手指頭的話是骨頭下五指

大腿要綁平一點,側吊的腰在對側要高一點

承重的地方可以多繞幾圈,收繩記得上下綁最後一個結


4. 大叔繩縛真的好厲害啊啊啊啊啊啊

光是看都覺得享受,仔細但是不拖泥帶水

相較之下,我覺得自己太保守了

上幾堂繩課,把自己的細節盯緊一點

以後我也會更有信心,讓自己的繩子變得更果斷

果斷的繩子太帥氣啦!


5. 問了大叔一個後手縛的問題,結果得到了迷你的情慾繩縛小教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興奮了>///////////<

製造讓繩子留在身體上的機會,控制節奏與力道

扯頭髮<3

霸氣的大力拉扯作扣,粗暴順繩

自己的身體讓對方靠著,感受對方的呼吸,身體的變化,臉色,眼神


6. 雞湯好喝,希望今天做的楓糖蘋果酥皮捲也好吃!


7. 看到好多朋友,有些是被我邀請來的,看到大家都很開心

覺得到處推廣吊點超棒的!

認真學繩,沒時間講太多話

但感覺有越來越多學繩的同伴也很開心


8. 嚇死我了說什麼十月要繩縛秀是怎樣啦啊啊啊啊

我還以為是類似之前那樣請人來表演,我還很興奮地準備要舉手報名

竟然是要我上台嚇死我了啦啊啊啊啊

我還沒說我要上台,就有人說要來看我是怎樣啦啊啊啊

先假裝忘記這件事情好了

但看來不認真練習是不行了OAQQQQQQQQQQQQQQ

三個月一次感覺壓力好大啊!

搞不好沒進步就會被留級之類的(?

或是被規定要再練習50個小時之類的(?


9. 歡送之後竟然忘記帶手機,只好又回去拿

我真的是金魚腦...


10. 要認真練繩啦,歡迎大家找我練繩<3


11. 超級感謝莫大叔今天的認真教學

聽大叔講起怕受縛者吊下來的往事,開始相信練習都會有回報的!

今天特地講了許多情慾繩縛的東西,收穫滿滿

下次有空一定去上課:D

明年,我想要進步成現在想不到的樣子:)





Diana 2019/7/28

2019年7月27日 星期六

藝色號一周年聚會

在一團混亂之中,提著沉甸甸的道具袋

前往高雄的藝色號一周年聚會


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去藝色號的時候

當時一起去的伴,後來也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情

有漸漸失聯,也有變成緊密貼著的好友

遇見了的一些新朋友,後來慢慢變得熟悉

重逢的舊朋友,也漸漸能夠跨越過去的鴻溝,用彼此都自在的方式,重新來過

驚喜的碰見高高,當時聊起的共同朋友,後來也發生了各式各樣的波折

而現在,大概是當時我們都沒想過的狀態吧!

這兩個月,突然驚覺,自己也到了會被過去的鬼魂找上的年紀了

沒有什麼會永遠,原來連分開,有時候也不會永遠

當時的心得標題,是幽魂找到了肉身

當時,我出發尋找自己的旅途,正開始有了方向

現在,輪到我學習如何被找到,如何面對找到我的人


雖然後來也不常去,但是第一次去的聚會

卻在我心裡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想到原來已經過了一年,霎時想起許許多多的回憶,好的,或不好的


這次照例是提著大袋子,先舒服耍廢一陣,然後開綁

今天的聚會是四小時,節奏比平常緩慢

熱機久了一些才開始綁綁,讓我有機會跟大家講到比較多話

今天的吊點是自己綁繩子決定高度,結果應該就是我有史以來用過最低,最矮子友善的吊點:D

第一個綁的是監獄兔語樂

當時會想到這個綽號,是因為受縛者的英文是 rope bunny,語樂今天又穿黑白條紋的監獄裝

不知道當場有多少人聽得懂我的爛梗呢XD

圓圓可愛的語樂,讓我嘗試了身體稍微凹成ㄑ字型的側吊

凹身體遠比我想像中的更加吃力啊

但是固定的效果也加強很多

很能夠吃痛的語樂,讓我拿出了好久不見的熱熔膠條

上半身在地上,腰部以下被吊起的畫面,真是太適合SP了!

耐痛的程度,也讓我今天打得有很飽很飽~

半吊縛的玩樂,平常都是私約的時候比較會有,難得在聚會上出現啦

顯示老闆真的把聚會場地打掃得很乾淨,讓我放心讓受縛者貼近地板~

很感謝語樂最後給了我好多心得回饋

很開心能夠給你好的體驗,希望你可以越來越喜歡繩縛:D


第二個是自告奮勇的曉

曉是美麗性感的妹紙,讓我想起像漉露那樣的黑色小精靈

斜開衩的黑色長裙,打從一開始就一直誘惑我...

好像在說「綁大腿綁大腿綁大腿綁大腿綁大腿綁大腿綁大腿綁大腿~~」

所以就只好綁了XDD

我是耐不住誘惑的人(?

於是讓大腿縛上次側吊啦(我發現我最近很喜歡側吊欸欸<3

大腿瘋狂卡繩,花點時間弄好之好,終於可以處理另外一隻腳踝

很喜歡這次綁腳踝的感覺,現在好喜歡最後再順路(?)繞去腳背

壓腳背的姿態很美,讓我想起以前學舞的時候

很開心最後曉也喜歡:D


曉感覺是個對繩子很敏感的女孩

綁綁的過程中,我可以感覺得到她跟繩子靠得很近,跟我也是

我很享受我們溫柔纏繞,一起呼吸,用力收緊,一起喘息的感覺


本來就已經很美的曉,緊縛之後更加嬌豔動人

拆掉悶熱的眼罩,我順著感覺綁了頭髮,臉,繞過一點脖子

曉感覺真的很適合責繩呢!!

在她身上的繩子,會染上彼此的慾望而閃閃發亮

讓人唉唉叫的刺輪,皮拍,按摩棒,溫暖的手輪番上陣

完成了自己也覺得好美麗的作品

不只是靜態的美麗,而是一起參與的動態

畫面,聲音,抖動,緊抓著的手,痛苦而享受的臉

都讓我感到滿足


今天不管是聊天,綁綁或打打的部分都吃得很飽

兩個蛋糕也很好吃:D

更認識妹紙們也是大收穫~

希望下次還有機會一起玩囉<3





Diana 2019/7/27

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臣服

最近用緩慢的速度在看地海六部曲,

是一部充滿隱喻,發人深省的奇幻小說。

其中「地海彼岸」有一個片段,優美的敘述了Ds的臣服,讓我不自禁的被吸引。

--

大法師再度打量男孩,但這一回,儘管有過去的諸多訓練,亞刃仍移開了目光。

他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大法師那對黑眼睛的凝視中,毫無不善的成分,

既公平寧靜、又慈悲憐恤。


全英拉德的島民都翹手仰望他父親,而他是他父親的兒子,所以,假如有人注視他,

也是把他看成堂堂英拉德島的亞刃王子、掌權親王之子。

從來沒有人像這樣注視他:單單純純當他是「亞刃」而已。

他不喜歡認為自己畏懼大法師的凝視,但他就是無法迎視。

那凝視好像把他周圍的世界擴大了,於是乎,不但英拉德島沉落至連他也不能免。

因此,在大法師眼中,他變成僅是一個渺小形體,

處於四面環海、黑影遮天的群島大背景中,真的非常渺小。


他坐著,一邊拉扯大理石裂縫的新鮮青苔。

不久,他聽見自己這兩年剛轉為低沉的聲音,微弱沙啞地說:「我會遵從您的吩咐」

「你該遵從令尊,不是我」大法師說。

他兩眼仍定在亞刃身上。

這時,男孩舉目回望了。

因為,完成了歸順之舉,也就忘卻自身渺小,而能目視大法師:

這位是全地海最顯赫的巫師,曾為方鐸墨井安妥井蓋,

自峨團陵墓取回厄瑞亞拜之環,建造內埔島地基深厚的防波堤;

亦是熟諳東自埃斯托威島,西至偕勒多島各水域的水手;

更是當今碩果僅存的龍主。

他,正跪在噴泉旁邊,個子矮、年紀大、語音沉靜、兩眼深邃如夜空。


亞刃匆促躍起,雙溪下跪,叩行大禮,有點口吃的說:

「大師,容我服效於您。」

他的自信消失了,臉頰泛紅,聲音打顫。

他腰際佩掛一把寶劍,安插在一副有紅金鑲飾的嶄新皮鞘內,

寶劍本身樸實無華,劍柄是古舊而泛銀色的青銅十字炳。

他迅速拔劍,獻給大法師,如同家臣向親王效忠。


大法師沒伸手碰劍,只向它注目,然後注視亞刃。

「那是你的劍,不是我的,」他說「而且你不是任何人的奴僕。」

「但家父說過,我可能得待在柔克學院,直到弄清楚這邪惡是什麼。

說不定也學點法術,因為我一點技藝也不會。我不認為自己有任何力量,

但我的祖先曾有人是法師。假如我設法學一點,或許能幫助您—」

「你的祖先成為法師之前,都是君王。」大法師說。


他站起來走向亞刃,步伐無聲但矯健,然後拉了男孩的手,讓他起來。

「我感謝你提議為我效勞,雖然我現在沒有接受,但等我和眾師傅商討完畢,

說不定會接手。慷慨心靈的奉獻,任誰也不能輕率拒絕;

莫瑞德子嗣之劍,同樣也不能輕率撇開!……

好了,你去吧,剛才帶你進來的少年會照料你用餐、洗浴、安歇。去吧。」

他輕推亞刃後背肩胛中央,流漏一份不曾有人向亞刃表示過的親密,

此舉倘若出自別人,這位年少王子必感嫌惡,但大法師的碰觸則有如給予獎賞,

因為他已滿心傾慕。


亞刃是個活潑好動的少年,喜好各種遊戲競賽,需運用身體和腦筋的技巧,

他都擅長,且表現優異。各項禮儀和指揮責任,他都得心應手,

縱然那些責任一點兒也不輕鬆、一點兒也不簡單。

但至今為止,他倒還不曾把自己完全交付給任何人事物。

對他來說,事事都容易,而他也都能輕鬆完成。

所以,凡事都如遊戲,他也玩得起勁。只是此時此刻,他內心深處被喚醒了,

卻不是被遊戲或夢境喚醒,而是被榮譽、危險、智慧喚醒,被一張有疤的臉、

一個沉靜的聲音、一隻握著巫杖的手所喚醒。

大法師悠哉握持的那枝紫杉巫杖,靠近手握之處,黑木之上凸顯著銀色印記,

是歷代君王的失落符文。這樣的巫杖蘊含力量,但大法師不以之自恃。


於是,亞刃告別童年的第一步,就在這一瞬間完成:既不瞻望、亦無返顧;

沒有堤防、且毫無保留。

--


臣服,是在對方的眼裡,看見自己的渺小

是在雙目凝視裡,褪下華麗的衣裳,放下自以為是

赤裸的,全心全意的將自己獻上

那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卻是無法抗拒的決定


在那個他面前,承認自己什麼也不會

低頭,跪下,效忠

而那就是成長的開始...



Diana 2019/7/18

2019年7月2日 星期二

Swing

你說永遠的時候

我彷彿終於看見你


我說的你,不是當主人的你,不是當奴的你

不是工作的你,不是親密關係裡的你

不是本尊帳號,或分身帳號的你

而是最裡面的那個你


「永遠都是錯的」,「永遠都是對的」

「非常非常的聽話」,「不該有自己的想法」

「太有主見了」,「前後講的不一致」


你追求一種永恆,一種極致

非黑即白,對錯分明

平衡,妥協,不存在你的世界裡

當主人的時候,你不願意跟奴妥協

當奴的時候,你不允許跟自己妥協


你不貪心,你說「二擇一即可」

但是,當你選擇其一,就再也容不下另一個

不是即可,而是只能

絕對完美,絕對不完美,只能擇一

那何嘗不是一種貪心

想知道如果豁出去的話,是否有可能就迷失在Ds裡,再也不出來


在理想破滅之後,寧可破壞殆盡嗎

無法讓人臣服的自己,至少還有竭力奉獻的能力

在死亡奪走一切之前

情願將一切交託到另一個夢裡面


在失望之後,激起了證明什麼的決心嗎

那些人做不到的臣服,你是否就能夠完成

如果能夠做到,你是贏過了他們,還是贏過了自己

贏了嗎?還是輸了一切呢?


在人面獅身的迷宮裡

你每一次找到出口

都迫不及待的再回到入口

這一次,你丟掉毛線球,匍匐前進

謎底,你不是不知道

但這一次,戰戰兢兢不敢回答

過去,你專心的絞盡腦汁,解開謎語

這一次,你全心全意的去聽見,去在乎

心一樣直率,但話語卻不再搶快

面對語言的力量,自此,你終於承認自己的無知


跪下

無論迷宮中央的獎盃有多閃亮

都已經太遙遠

不敢抬頭

上方傳來的清脆笑聲,點亮了整個世界

微慍的皺眉,卻毀滅了整個自身存在的意義


擺盪在兩極之間

彷彿被什麼推著,或拉著

你不知道是什麼

不知不覺,卻被自己所建的牢籠困住

所有你曾想要的,都困住了你


卻有人知道了,那些你不一定知道的事

沒有明說,但你卻已經知道,你無處可躲

你不能想要,但所有你不能要的,都讓你感到自由

扒光,不是正合你意嗎?

即便衣冠整齊,你卻從未感到如此赤裸

像在冰天雪地裡,走進森林深處,看不見盡頭

所有的難受,化為一句「賤奴很好」

像冬夜裡,滾水沖出的茶香

飄散,留下餘韻



你在我這裡尋找什麼呢?

沒有光,沒有完美,沒有永遠,沒有承諾


山林不會承諾你任何事

只是兀自佇立,用蓊鬱的樹影承接每一個闖入的腳印

如果山願意,你也許可以前進,攀爬,採集,拼湊

但你不會征服山

即使你插了旗幟,你也不會征服山

你只是在千變萬化的雲霧裡迷失

看見自己的渺小



而你,在這裡尋找什麼呢?

你的擺盪,找到安放的地方了嗎?

你的窩,在人與人之間複雜的牽動之後,

是可以回得去的地方了嗎?

抑或是,成為讓你能夠駛出的港口了嗎?









Diana 201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