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小小說 003

以默喜歡讓 sub 矇上眼睛。

不是為了讓 sub 感到恐懼,雖然那也是以默很熱愛的事

但是矇上眼睛不是為了恐懼,是為了放鬆

難看的身材,翻找道具的蠢樣不會被看見

以默感覺,那才是能夠自由的時候


「可是,就算看到了,我也不會討厭的啊。」

曉雨的眼前一片黑,有些緊張,有些期待

按捺著內心的洶湧,對著以默說,

雖然其實並不很確定以默現在是不是還站在眼前的這個方向。


以默熟練的把麻繩纏上曉雨的雙腕,曉雨也順從的將雙手向後放

繩子繞過前胸,繼續向上纏,猛的在雙唇之間拉緊

繩子化為口枷,強迫曉雨張嘴,輕輕呻吟,喘氣

好緊好緊。


頭髮被毫不留情地向後拉扯,脖子最大程度的向後仰著

曉雨努力的呼吸著。


甩了幾個巴掌,以默才鬆開抓住頭髮的手指

用力的將曉雨摔在床上。


「可是我會,如果在你眼裡,看見了我自己的倒影的話,我會厭惡的受不了的。」

先是濕潤的熱氣在耳畔,下一秒,脖子後方,已經重重的被啃咬。

曉雨嗚的大聲叫了出來,同時聽見以默,陰暗的說了這樣的話。

疼痛以及自己太大聲的喊叫,讓曉雨其實沒辦法聽得太清楚。

甚至,一回神,已經不確定以默剛剛是否真的講過那樣的一句話。


曉雨沒有再追問,

只是隨著以默給予的壓迫與疼痛,

沒入黑暗裡。




Diana 2018/5/26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小小說 002

「對不起。」

以默一邊收繩子,一邊輕輕地說。

用連以默自己,都快要聽不見的音量說。


縱橫交錯的鞭痕,反覆滴落而紅腫的蠟痕,皮條皮拍或其他什麼,打出來的紅腫。

曉雨的身上,像一幅抽象畫,散布的點,紛亂的線,小片大片的色塊。


這不是以默的第一次調教,但是以默已經忘記這是第幾次了

好像,第二次以後的每一次都差不多,差不多模糊

無論是多陌生的人,都會在跪下之後變得可愛

遊戲結束之後,再回到沒有愛的生活裡

期待,興奮,空虛,撫平的循環,對以默來說

就像兒時的童謠一樣熟悉


可是此刻,以默第一次知道自己原來也會歉疚


「為什麼要道歉?」

以默抬起頭,意外的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有被聽見

突然對上曉雨的雙眼,以默一下子不太清楚,自己是看著曉雨,還是被看著


曉雨的臉頰,因為被打巴掌而紅腫著

脖子的兩側,有幾個拇指大小的瘀青,斜斜的服貼在皮膚上

像已經腐鏽的鞦韆欄杆,下了雨之後,滴滴答答的鏽水

曉雨的嘴唇微微泛白,以默克制著力道,盡可能輕輕地撫過

看著唇被緊壓得發白,然後血色再重新暈染

一次,又一次


「因為害你受傷了。」

以默的手墜落,摔在高級旅館的柔軟床墊上。


「沒有喔,沒有受傷喔,我好開心。」

曉雨帶著一點難以察覺的急切,說著,並不知道該怎麼證明自己的完好無缺。


以默凝視著曉雨。


不知道過了多久,曉雨感覺像過了一次惡夢那麼久

只是被看著,曉雨卻有一種錯覺

感覺自己的每顆細胞都經歷了嚴苛的拷問,除了純然的誠實以外別無選擇

也許其實不是錯覺

但總之,曉雨當然會選擇誠實

就算不是別無選擇,曉雨也會在這個人面前選擇誠實

那就像幼稚園的點心,如果是紅豆兔子包跟關東煮的話,

一定會選擇紅豆兔子包,是完全不需要猶豫或思考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以默淡淡一笑

「那就好。」


以默摸摸曉雨的頭,夾雜著不被察覺到的猶豫

然後忍不住緊緊抱著曉雨,在柔軟的床躺下



以默沒有去想遊戲結束以後的生活

沒有去想那個跟兒時的童謠一樣熟悉的循環


況且,

以默想著就忍不住要噗哧的笑出來,

況且,兒時的童謠,早就一條都不記得了。





-------------------------------------------------------




莫名其妙就寫了第二篇。

而且是認真算起來其實沒幾句對話的小說。(這樣還算小說嗎?

再次,莫名其妙的不太確定這跟BDSM到底有沒有關係 囧

抑或是,只是發生在BDSM場景之下的人生?

但話說回來,人生不就充滿了各種SM,Ds的片段嗎?


不只一個人跟我說起村上春樹

說來愧疚,村上大人的書,我一本都沒有讀過

只有因緣際會之下,看過一些摘錄引用的小片段

以後有機會的話,我會去找來看的

自己的小說,竟然被說跟村上很像

真是讓我分不清那是反諷還是激勵我?!XDDDD


上一篇有讀者跟我說,好悲傷啊

那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啊

而悲傷的故事,通常大家看完一次之後就不會想要再看了

但是,悲傷的故事仍然必須要一直地被書寫著

好讓悲傷,也能夠一直一直的活下去喔!




謝謝看著這個故事的你

是因為有你,才讓這個故事有了生命


有什麼心得或是看完之後的感覺,就算只是一兩個字

都可以留言在網誌底下,我會很開心的:)


Diana 2018/5/21








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小小說 001

「吶,不知道死掉是怎樣的感覺呢」

黑暗裡,聽見地上的曉雨這樣說。



以默原本以為曉雨睡了。

在激烈的調教之後,曉雨通常會光著身子,在地上沉沉睡去。

而以默,通常會屏住氣息,直到確定曉雨睡了

才悄聲無息的起身,倒杯水,喘口氣

倒在另一張自己的床上,並且在隔天曉雨起床之前離開

讓 sub 安然入睡,應該是 Dom 的責任

所以曉雨從未被允許知道以默的失眠,也不需要知道



以默原本以為曉雨睡了,所以正要起身

聽到聲音,以默縮回已經將棉被掀起一半的手

「嗯?」

「就是,死掉是怎樣的感覺啊!會忘記全部的事情嗎?會很痛苦,還是沒有感覺呢?
會像喪禮那樣沉重嗎?還是像靈魂一樣輕輕的呢?」

「一開始,會努力找尋還活著的證據,可是一直找不到,所以會很痛苦吧?等到真的確認了,啊,原來真的死了,那就會輕鬆一點,就不會再有感覺了。應該,是這樣吧?」

「欸?是那樣嗎?可是,可是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呢?」

曉雨有一點錯愕。

「畢竟,沒有人會特地跑去跟已經死掉的人說,嘿,你已經死了喔,對吧?
通常,如果身邊有人死了,大家都是避而不談,好像這個人從來沒有出現在生命裡面過吧?
遇到喪禮的話,大家也都會繞路而行,當然是除了那些不得不參加的人之外啦。
如果死掉的人剛好不知道有喪禮呢?或是本來路過,但是跟著大家一起糊裡糊塗地繞過去了呢?
所以,其實無法確定,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死亡,對吧?」

以默認真地說。

「好像也是。這樣感覺好困擾啊。
我是說,萬一自己其實死了,但是卻無從得知的話,一定很困惑吧?
唔,一定會很想確認的。」

「是啊,大概會一直跟好朋友說話,亂摔著眼前的東西,或是想辦法讓自己受傷
想辦法確認,是怎麼一回事吧!
確認了以後,心裡反而會輕鬆一點喔。
啊,原來是死掉了。
是因為死掉了,所以才那樣吧?
好朋友不提起自己的名字,不管怎麼摔都還在原位的東西,不會受傷疼痛的自己
原來是因為死掉的緣故啊。
知道原因之後,就不會那麼騷亂了喔,可以安靜下來了。」

「原來是那樣啊?所以真的是您說的那樣嗎?」

「不知道呢,我猜的。」

以默捲起被子,翻身過去。


「嗯。畢竟,也沒有人能在經歷過死亡之後,再告訴我們正確的答案吧!」

曉雨把身體更蜷曲一點。


「那麼,為什麼你會突然問那樣的問題呢?」

以默在黑暗裡亮著一雙眼睛,背對著曉雨,問著。


「不知道呢,為什麼呢...」

曉雨的聲音漸漸遠了,聽得出來已經沉沉睡去。



--


最近也不知道為什麼,很想要寫點故事

不是那種露骨刺激的SM調教情節,是更加黑暗而柔軟的

很難說這個跟BDSM到底有沒有關係

但也許,其實也或多或少有一點關係吧


最近心血來潮的時候,會試著寫一些片段

等到腦力比較足夠的時候,才有能力寫成像小說那樣的東西


如果大家能夠給一些心得,看完之後的感覺的話

我也會很感謝:)



Diana 2018/5/19





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沒有光的胡思亂想

太擠了

稍微試著移動第六隻手(抑或是腳?

發現被層層交疊的玫瑰花瓣壓得無法呼吸

此刻的自己,是活著的嗎?



十三隻手,有十三個渴望的擁有

十三隻腳,有十三個想去的地方

星期五的時候,不知道該如何入座才好

如果捨棄第十三隻手,會不會簡單一些?



黑暗中

第一隻和第七隻手,終於找到彼此

在窒息的潮濕裡,畫出一顆愛心



第三隻手掙扎著,攀上窗戶

突然,被輕柔的牽起

看不見是哪裡來的手,但也許是從窗外吧

牽起的瞬間,彷彿有一陣微風吹過

帶來陽光與沙灘的氣息

在還不知道以前,原來已經在尋找著海洋



第十隻手安穩的握拳

彷彿死去的嬰兒,對這個世界並沒有期待什麼

也無意帶走什麼

只是安靜地來,安靜地去



第十三隻手

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第十三隻手

並不知道,其他手的陰謀

於是,可以天真,可以無邪,可以純粹,可以晶瑩

在沒有光的地方,可以成為唯一的折射




--


我也不太確定自己在寫什麼

只是突然好想寫這種暗黑然後又亂七八糟的東西

感覺好中二啊

罷了,反正自己年輕時,本來就是個愛亂想亂寫的人

老了,該是更無懼才是




Diana 2018/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