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0日 星期一

有一種豢養

不能再熬夜了

抱著這樣的心情,早早講電話,希望早早睡覺

然後一不小心又徹夜長談

(然後就又睡過頭大遲到


你總是問了問題,然後躲起來

我卻無法假裝看不見

絮絮叨叨的說了我的過去,還有未來的事情

試著擁抱你的擔心,卻不確定這樣是不是你想要的


40幾年的房子,荒廢許久,整修起來當然不容易

預算,實用與美學的衝突之間,你試著找到平衡

你笑著說,修得最好的地方就是,大家都看不出來原本是壞的

但你知道,裡面仍然是千瘡百孔

你仍然偷偷地希望,有一天,有人可以看得出來

告訴你,壞掉的是哪裡,又該怎麼辦才好


驚鴻一瞥,我看見過

所以此刻,沒有什麼可以嚇到我了

我遇見你的時候,我並不完美

你遇見我的時候,你也不完美

可是,因為某種我也還不確定的原因,我想要跟你一起珍惜這些不完美

擁抱這些千瘡百孔


我常常被你弄得一口氣喘不上來

被嗆,被念,對我來說都是久違的感覺了

你被寵壞了,我說

不就是我自己寵出來的嗎?

我對自己的半成品,卻也感到滿意


你不擅長說話,但你會有感覺

是喔,我不只想要當朋友而已

就這樣承認也沒有關係

反正我是誠實的壞人


而也許,有一種豢養

是渴望將小海豹養在沒有邊際的海洋

少了魚,我便撒下整網的魚苗

少了冰山,我便將整個冰箱的冰塊都倒進去

有一種豢養,是為了你,豢養整個海洋


想要在冰屋裡面

躺在冰冰的床上休息

感受小海豹在腳邊,少少的一點溫度

也許那樣就好了


小海豹的無所事事,無所事事的小海豹

也許,那樣就好了

我需要小海豹就那樣地存在著

十個小時沒有回訊息也沒有關係

只要我想要休息的時候,小海豹會安靜的冒出來,安靜地待著,那樣就好了



那個時候,你會在嗎?





Diana 2020/1/2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