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小小說008

曉雨是那種,如同背景一般存在著的人

朋友的邀約,邀了就會去,但永遠不會是目光焦點

沒有誰特別喜歡他,但也沒有誰會討厭他

長相一般般,體態一般般,穿著一般般

看過就忘了的那種路人

沒有特別喜歡的,也沒有特別討厭的東西

聊天的時候,大都默默地跟隨話題

不過被點到的時候,卻也能講出一些自己的看法

像柔軟的靠枕,用多少重量靠上去,就會回饋多少的支撐


曉雨是那種,如果同班的話

絕對不會被注意到的人


但今天,以默卻在曉雨身上,找到一個可以休息的角落

也不知道為什麼

只是以默需要,然後曉雨正好在

以默就意外發現了這樣無比舒服的地方


就像滂沱大雨的時候

臨時走進一家附近的咖啡店

經過多少次卻從未正眼瞧過的咖啡店

卻在此刻,奉上最暖的溫柔


以默肆意鞭打出氣,曉雨發抖著承受

曉雨沒有主動提起什麼

只有在被問的時候,承認自己很怕痛

以默聽了,只有繼續打,然後大笑著說哪有M這麼怕痛的

然後欣賞著委屈又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曉雨嘟噥著說也是有怕痛的嘛


「哪有這麼怕痛,還默默的承受了這麼多鞭打的M呢?」

「也是有怕痛,但是願意為了讓對方開心,所以努力忍耐的M嘛。」

故事,該是這樣的吧

只是彼此都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完

因為已經很幸福,很幸福了






祝大家聖誕快樂!(好跳tone的祝福XDDD

不過是難得甜甜的小說,就當作是給自己跟大家的驚喜吧!(沒有人想要啦XDD



Diana 2018/12/24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時間是愛的敵人

「我的意外爸爸」電影中,有一句話抓住了我

「時間就是一切」

經常跟孩子玩鬧成一片的水電工爸爸

對著西裝筆挺的建築設計師帥氣爸爸福山雅治,這樣說

(原來帥氣不是一切?!)

劇中是要表達,比起血緣,跟孩子相處的時間就是一切


最近斷斷續續在看舊的韓劇「大君」

老套的兄弟相殘,搶王位搶女人的古裝劇

靠著演員的演技,留下了我的耐心

就像哈利波特與佛地魔一樣

「大君」劇中的兩個王子,雖然都注定不是王位繼承人,但命運卻不同

殷成出生就被留在宮裡,被母愛餵養長大,成為一個滿腦子愛的暖男

秦陽出生就被懷疑會影響到王位繼承人的健康,送出宮

一個人跟猜忌與孤單一起長大,唯一親近的是想利用他爭奪王位的叔父

於是,最後長成了一個怪物

故事就此開始,而最終

天真爛漫,想要跟殷成一起牽手畫畫的女孩慈賢

在天長地久的等待,以及兩次以為殷成死掉之後

成為了一個真心想要殺人復仇的人

殷成從只有滿腔正義熱血,到漸漸懂得算計人心

甚至開始會相信流言蜚語,懷疑慈賢是真的為了錢與地位踏入秦陽的後宮

他們曾經是只懂得愛的情人

後來,都學會了恨

正如秦陽小時候,渴望親近父母親

而那份期待與相信,終於在一次次失落之後,剩下忌妒與怨恨

他們其實並沒有不同,也沒有誰比較壞

(好啦其實我真的覺得秦陽的演得很不錯!內心渴望愛的部分,恰如其分地展現出來了

反而是殷成怨恨的時候就只會植物人發呆...)


今晚看著劇中,慈賢說

她已經成為了會對別人懷有殺意的人了

殷成知道是極度的受苦,才讓慈賢變了

於是第一句話就是

「我一定要殺了他們」


我哭了

因為我也終於知道,時間是愛的敵人

愛著愛著,苦苦愛著,最終化為恨,扎根長成一棵苦澀的大樹

巨大的陰影壟罩著一切

秦陽,殷成,慈賢,所有人都是如此

我也一樣。


如果之前長期追我的網誌的朋友

大概都很好奇我跟橘子後來怎麼了

大概不太敢追問,大概是問了但是我虛應了事,還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也經歷了類似的過程吧

在漫長的等待裡,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愛,一點一滴的變成了恨

每一次怨恨扎根向下加深,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就像滴在臉上的細雨

但卻無能為力

我曾會黑暗深情地談起,一起躺在棺材裡面,會是多麼浪漫的事

而我,後來的後來,變成了一個

真心想過要殺死一個人的人

不只是自己,是殺死另外一個人

不是因為愛,是因為恨

我跟橘子在分開一陣子之後,漸漸地重新連絡

但是有什麼,已經永遠不一樣了

除了當初跟世界對抗的童話故事

還要同時分飾兩角,扮演公主與巫婆

哭著吃下自己親手做的毒蘋果

而我,不會再相信未來

不像前幾次受傷那般,嘶吼著再也不相信了

這次,最後的最後,就是這樣而已

我知道現實可能永遠不會改變,就是知道,這樣而已

我還是會繼續聊天,繼續尋找玩伴繼續玩耍

繼續過我的生活,有時參加聚會,有時認真工作

我還是喜歡那些原本喜歡的人事物

只是拿得起放得下,再也不會像之前那樣牽腸掛肚

任由生命裡的人,來來去去


時間是愛的敵人啊

會把甜蜜的愛,釀成酸澀的酒

我一飲而盡,睡下

忘了時間,忘了愛,忘了恨




Diana 2018/12/16

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

小小說007

講不清是誰先開始的

但是在分開了以後

曉雨覺得被以默拋棄了

而以默,覺得被曉雨拋棄了

也許,這場戰爭,從來就不會有贏家


在夢裡

以默一直一直向前走著

假裝自己知道要往哪裡去

滂沱大雨

如果撐傘的話,就無法用身體去感覺雨滴的重量了

以默的眼睛被雨水滴得睜不開

反正,張開眼睛,又能看見多少真實呢?

以默閉上眼睛,繼續向前走著


聲音,觸感,味道,逐漸變得清晰


樹枝骨折的聲音,喀滋喀滋

不知道誰掉的圍巾,淋過雨之後,

每當有人走過,就噗哧噗哧的,流出汙穢的膿

柔軟的草地,順著腳底的形狀,

正如踩著某個人的頭髮一樣,一樣踏實

磨石子樓梯不長眼的撞上了腳趾頭,

全身的神經慌亂地打了結

理不清,解不開


不知身在何處,卻按著記憶中的模樣

一階一階的踩上去

最後踩空的時候,其實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

張開嘴,嚐一口雨水,鐵鏽般苦澀的味道,很腥

嘶吼哭喊著不成句的聲音



以默緊緊抱著自己

在涼爽的秋夜輕輕睜開眼睛

不確定哪種感覺才是真的

柔軟寧靜的床鋪

還是驚愕混亂的雨夜



--



好久違的小說

看著自己的文字,我也好想跟自己說,好久不見

是好熟悉的,黑暗絕望但是溫柔的感覺啊:D

(自嗨ing)

很喜歡寫小說的時候,那種

從一開始只寫下一個名字,感覺一個感覺

完全不知道最後會去哪裡

然後反覆的敲打,刪除,敲打

找到跟感覺最有共鳴的文字

然後,順著那一條蜿蜒小徑

找到唯一一個,最符合我體驗到的感覺的故事版本

最後,會像初次讀到的讀者一樣

驚喜於故事的樣子,感受到故事自身的生命力

故事從我的筆下出發,然而最後卻有了屬於自己的呼吸




Diana 2018/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