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6日 星期一

千迴百轉

學弟回來跟我道歉了




想要,需要書寫,卻遲遲不知從何寫起。





簡單交代一下故事好了

去年我們有過半年的玩伴關係,帶著他參加過聚會

是這個網誌上,除了橘子之外

第一個有tag名字的人

去年中之後,跟橘子的關係有許多壓力

我試著在玩伴身上找更多支撐

在我跟學弟的狀態都不好的情況下

我被反咬一口,負傷離開


我記得麻木無力,記得眼睜睜看著關係被摧毀的那個夜晚

我覺得有些什麼已經回不去了

我被燙了一身,然後終於鬆開手


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有影響的吧

後來,學習不要把對方逼得太緊

如果對方拒絕溝通,如果對方搞消失

那就讓他這樣吧

我開始知道,不是每段關係都要有始有終

即使是維持了半年以上的關係,還是有可能連個收尾都沒有

對我來說,好好談分開很重要

可是後來,我也漸漸學會釋然

人來人往,沒有句點的故事也不能強求

強求來的,也不會是好聚好散


這不是壞的成長

事實上,我覺得我變得更淡定,更沉得住氣

最近,面對其他關係的忽遠忽近,這樣的態度也幫助我很多


每個人都有分得很難看的前任

我也有

舉辦講座的時候,我也想過,這些前任會來踢館嗎?

一點點擔心,但更多的,卻也是坦然

如果真的來了,我願意談,對於我做錯的事情,我願意道歉

我無愧,我認真過,這是遺憾但這並不丟臉


我知道學弟一直默默關注著我

雖然,我一直都不知道,那是用怎樣的心情

不知道還有沒有怨恨呢?


我沒有想到,竟然會是昨天,學弟來找我道歉

很難形容當下的心情

我的記憶還停留在最後一次通電話,那樣風雨交加的夜晚

此刻傳來的訊息卻是彬彬有禮

甚至會因為可能掀起我心裡的波瀾,而事先道歉

光是這點,就跟我認識的這個人很不一樣了


我完全沒辦法拒絕低頭道歉的孩子

一點都沒辦法

這大概是Diana的阿基里斯腳踝吧(?

被道歉的時候,即使受過很多傷,還是想要抱抱對方

因為知道道歉不容易,因為有勇氣的孩子就應該被抱抱


我仍然膽怯

不知道該用什麼姿態,什麼方式跟學弟互動

我重新一小點一小點的試探著

在談論天氣的縫隙裡,也問了好多我的疑惑


「為什麼要來找我道歉?」

「為什麼在意我?」

「為什麼改變了?」

「想要來跟我見面嗎?」

「找過別人嗎?」



前兩天去奧萬大走了兩小時山路之後

小腿腫痛幾乎不能走路

昨天晚上去SPA池用水柱按摩

坐在池邊,用手機聊了好久



我沒有說我的腳不舒服

我覺得還不適合說

不適合,還是不放心呢?



漸漸可以開一些SM的玩笑

意外的感受到他的真誠

真心的道歉,還有真心的放不下

改變...我想還是要看到才能算數吧!



很小心的摸索著

感受到的是,過往自己一筆一筆雕刻出的形狀

還在

竟然還在

我沒有在等,可是卻等到了



學弟說,我把他弄成了自己想要的形狀

而他也樂在其中,並且還自己繼續維持

我想,我是不是絆住他了呢?


那些放不下,又是什麼呢?







去年發生了好多事,看來今年也是

千迴百轉,而人生很長

我們忘了過去,但過去不會忘記我們








Diana 2019/9/16


2019年9月4日 星期三

榛果巧克力雪糕

是的,原本的我,是這樣的懦弱

任人擺布,對我做各種不喜歡的事情,講過了還做

我還是只能委屈求全

正如你所見,原本的我,只能承受一次又一次

每五分鐘一次的威脅

心理上,或肉體上的都是

沒有真的受傷,如同你所說,沒有DNA,就拿不出什麼告你的證據

我也拿不出什麼,喊著討拍的籌碼

我只是陪著笑,假裝看不見自己的一切正在被踐踏



你說,希望我多當一些原本的我

當小女生比較輕鬆

我跟你說,當女生對我來說才累

你好像聽不懂



是的,當原本的我,就不用動腦

但我卻要收拾滿地狼藉

沒有被尊重的界線

近乎性騷擾的詢問做愛的問題

不管說多少次不要做的事,不要講的話

十分鐘之後依然故我

在我忍耐著包容著的時候

仗著我的包容告訴我,要找聽話的就去找精子好了



我曾經是那麼喜歡你順服而低下的樣子

但是,仗著寵愛隨之而來的失控

卻擊倒了我

軟綿綿香草冰淇淋,被當成理所當然的路邊攤

露出脆弱的一面,卻跟當年一樣,所託非人



我用兩周,演繹了18歲的一整年

包含所有的甜蜜,痛苦,掙扎,忍讓,甚至是委屈不敢說

最後說出口,笑著阻止身邊的人生氣

告訴他們,我也有責任,是我也沒有拿捏好



一切都沒有不同。就是重新來過一次18歲

兩周的混亂,茶不思飯不想,睡也睡不好

也夠了

好好的醒過來站起來,我仍然是我

Diana 仍然是哭完了,繼續往前走,安然接納一切災厄的人



想起了當初的成長

那不是封閉自己的盔甲

那是甜甜的,藏著榛果的巧克力雪糕

更加飽滿,更加紮實



我想念那個無憂無慮傻傻的自己

想要擁抱她

我想要給她一個,當時沒有人給她的接納與包容

希望讓她不用假裝很好,假裝被理解,假裝已經被安慰好了

但我不想要再變成她

她不夠成熟,不夠了解自己,也不夠喜歡自己


我想念她,但我並不想變成她

我想要變成她最需要的那個人

當年沒有人能夠理解她,沒有人能擁抱她的自責與自我厭惡

沒有人能也愛她的逃避,她的害怕,她的膽小

當年沒有人做得到的,我來給她


我愛她的奮不顧身,也愛她的驚惶失措

我愛她的開朗熱情,也愛她的幽暗嗜血

我想要給她,她從來沒有得到的愛


就當作順便吧

我也想要給身邊的sub,身邊所愛的朋友

值得這樣的愛的朋友

不會仗著這樣的柔軟而逾越我的朋友



成為 24/7 的 Dom

是我這輩子遇見最美好的事

我不需要哪根香草試圖拯救我

我不需要拯救,我需要的是臣服



我是 Diana

我在我的半圓裡,為王

遵守原則的拜訪者,為友

至於無法遵守的人










我從來不會勉強誰。










Diana 2019/9/4

2019年9月2日 星期一

Vanilla

香草是冰淇淋口味的經典款

都說呢,要知道一家冰淇淋好不好吃

吃香草口味就知道了

但我往往到冰淇淋店,不會點香草口味

而是被琳瑯滿目的OREO巧克力或提拉米蘇口味吸引


偶爾有撞見香草冰淇淋的時候

竟也覺得乾淨得好吃








最近遇見了一個小鮮肉

飽滿油亮,咬下去會噴汁的小鮮肉


突然想起了很香草的那個我

在還不是Diana之前,純情的我

在一躍而下,被黑暗吞沒之前

原來也有過那樣單純的想為誰付出一切的曾經

像青少女時候的黑魔女

也曾心無懸念,只繫著一人


總是在事後痛苦的糾結,捲起來大哭

橘子問:「那不舒服嗎?」

我聲嘶力竭:「那很舒服,我會想要,就是因為我竟然想要,所以才哭,因為不行」

這兩年來第一次,竟被迫與香草的自己面對面

我都不記得原來自己還有這樣的一個部分

在使用與被使用,支配與臣服之外,還有那麼香草的親密的部分


竟然喜歡親親,喜歡依偎,喜歡被摸頭,被哄

喜歡對方為了我好,一點點的霸道(只能一點點,多出一點點就會大翻臉

因為對方帶傷陪伴而感到心疼,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被服侍下去

整天都好想傳訊息,卻又盡力克制的,怕打擾,怕感情放得太過頭

怕自己的在乎,多過對方

小心翼翼的經營著曖昧,像女孩一樣


仍然是Diana在面對著這個世界

強勢,說一是一,不容反駁,有原則,有力量

知道自己要什麼,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那樣的我,佔了大多數的時間


但是香草口味,偶爾趁隙而入

讓我驚惶失措

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旋轉跳舞,卻不屬於任何的舞步流派

土風舞社的標語是,會走路就會跳舞

而我,卻已經忘記怎麼走路


原來,這是可以忘記的事情嗎?



壓抑的沉默底下

是每分每秒,跟自己的衝撞

在自己也看不見的地方,撞得遍體麟傷


你說的對,要嘛封鎖,要嘛單純利用,要嘛留下

但我

同時想要擁抱你和遠離你

同時想要剝削你和照顧你

於是動彈不得

除了努力把話說出口之外

我什麼也沒有做



我喜歡,但是我不可以

香草帶給我的疼痛已經太多

我已經變得聰明,變得堅強,變得獨立

我擁有了十年前我所渴望擁有的一切

工作,朋友,生活,親密關係

甚至是找到了很多自己,挖掘出很多自己的潛能

這兩年的BDSM給我的成長,不言而喻

放棄香草,我得到了太多太多

我不可以再回去香草世界了


當一個自由自在的女王就是我所想要的一切

當一個自由自在的女王就是我所想要的一切

當一個自由自在的女王就是我所想要的一切

當一個自由自在的女王就是我所想要的一切

我不斷的,重複地跟自己說





這就是我想要的

我想要的就只是這樣而已

我很貪心很貪心,但也不能再更多貪心了

用Diana的D畫一個半圓

我待在這裡,就好







剩下的那一半,我不能要





Diana 201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