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9日 星期三

小小說 013

「你愛我嗎?」

聽到這句話,以默像是要把鬧鐘按掉一樣

打了曉雨的頭


就像那個不能說的名字

不能觸犯的禁忌

城堡裡的紡錘針,森林裡的紅蘋果

有些詛咒,說出口了就很難挽回


以默記憶中的愛,總是傷害

愛人,或被愛都是

不過,那已經是好久以前了

現在以默,決定不知道什麼是愛

你對我好,而我給你相對應的,你應得的溫柔

那樣就好了


大家—那些已經不是初戀的大家

在說愛的時候,都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事實上,以默也能夠面不改色,用極為深情的語氣說愛,說相信

那次—被舊情人拿著裸照威脅的那次

以默答應匯錢的時候,就是那樣說的

匯了幾次錢,在最後一次之後

就沒有再打來了

當時報案的警察局,現在已經在整修了

當初留的報案資料,大約也在搬來搬去之際,遺失了吧

就像在關係裡面擺盪著,內心有些什麼,就這樣遺失了

會是永遠的嗎?

如果愛的圓滿沒有永遠,也許遺失的空洞會吧



曉雨委屈的沒再說話,大約覺得被拒絕了吧

像是第一次拿著紙條傳給隔壁班女生,卻沒有收到回覆

被拒絕了嗎?不,大概只是還沒回覆吧?

果然不會理我了,不,收到的表情看起來很開心的,應該可以再等等吧?

落寞地趴在課桌上,假裝身體不舒服



以默摸摸曉雨的頭

在心裡面偷偷回應著,不是那樣的

那不是拒絕,那只是不知道,只是遺失了而已

那只是,不願想起而已


以默緊緊地擁抱曉雨

每天都想按掉的鬧鐘,是睜開眼就會想到的東西

是很依賴著的存在喔





Diana 2019/5/29






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真玩樂,假綁拍心得

吊點開放租借之後,綁綁魂就開始蠢蠢欲動

再加上跟橘子在一起的兩年大關逼近

想起自己學繩一年多,都沒什麼長進OAQ

決定認真練個繩,留下一點作品紀錄

至少,自我介紹入圈兩年半的時候,比較不空虛(?


最近不小心認識了一個,對攝影很有興趣的圈內人(被我取的綽號是小燈

立馬抓來一起綁拍,因為自己拍太累太忙又不好看><

小燈以前拍風景、街拍比較多

第一次的時候,我們都比較生澀,我也有很多繩縛細節沒注意

成果也很漂亮,不足的地方痛定思痛(?)之後

又約了這一次,算是第二次合作了

這次約了小貓跟未蘭兩位繩模,攝影師小燈,還有活動召集人兼任亂玩繩子的繩手,我


未蘭的火車在週五晚上誤點了

等待的同時,我讓小貓跟小燈先進去房間

我們抵達的時候,厲害的燈具已經架設到一半,小貓的晚餐也快吃完了

冷氣開好了,昏黃的光線

讓我情不自禁的想對自己說「おかえり~」或「歡迎回家」之類的

想起自己上一篇網誌,總覺得,如果是這樣的場景迎接我回家

那會有多幸福呢 :)


暖場後,讓未蘭休息,到籠子裡吃便當

先綁了小貓

打從一開始就肖想這次要嘗試單大腿吊(男生痛一點沒關係啦!!

自己胡亂嘗試讓大腿跟腰跨連接

不過最後受力還是只有在大腿,讓我有點悲傷

下次要再改良一下~

無論如何,過程的各種姿勢被拍美美

大腿結實,讓我慢慢可以放心胸 + 大腿的吊縛

以後不用緊抓著腰跨的安全感了

趴上去的基本款很OK,單大腿吊縛也圓滿成功啦~


未蘭為了讓我吊縛的時候綁頭髮,忍耐沒有剪短

所以這次就認真地把頭髮綁好綁滿啦

跟遠足類似躺著上去之後,小腿拉高(喔喔喔喔我還是好喜歡小腿喔喔喔<3

胸繩往下放之後,重量在腰跨上...那個腰好美喔喔喔喔喔喔<3

我跟我自己的繩縛作品戀愛了<3

頭髮綁好,連接腳踝就完成啦,登愣愣~

用未蘭帶來的茶燭跟厲害的小噴燈打火機

在肚子,ㄋㄟㄋㄟ,大腿都留下了記號

喜歡蠟燭像眼淚一樣在皮膚上滑動,跟繩子相互輝映

留一點胸繩,跟完全拆掉胸繩,各有各的美感

拉起的時候,刻意地換成了側吊

小腿拆掉之後,只留胸繩跟腰跨的側吊

散亂的頭髮,垂下的雙腿,像經歷了虐待的風暴之後

喘息著的滿足與喜悅

我喜歡被摧殘過後的感覺

倖存著的暖,是真正的滿足


拍照的空檔,我們聊天,摸頭,抱抱,玩耍

玩耍呢,就包含捏乳頭,踩雞雞,打巴掌,扯頭髮,打屁股,打陰部,滴蠟燭

族繁不及備載~

我綁完一個,扔給攝影師處理,躲到旁邊玩另一個

攝影師好了之後,又回去翻翻弄弄

好喜歡這樣的氣氛


讓未蘭拍一些繩痕,我躲到旁邊被按摩,放鬆

然後就抄起竹子嘿嘿嘿~

第一次綁竹子!

小貓的手被架上竹竿,一直嚷嚷著很像耶穌

跪在地上拍一陣之後,也有一組站著的

臨時起意,在地上的時候加了腳踝,站著的時候也加了腰跨,讓下面那包看起來更大包

不離地的吊縛,綁的地方也比較少

小貓有很多空間可以自己翻滾換姿勢

看起來根本超享受換各種姿勢被拍照的

自以為明星欸我的天(翻白眼

簡單綁綁,卻可以換很多姿勢拍很久囧

竹子的感覺很好,希望以後能夠嘗試更多竹子的繩縛 :D


未蘭有點感冒

沒有綁綁的時候

把籠子地上的布巾當成棉被,病懨懨的躺著休息睡覺

我擔心的問她,是不是真的要綁第二次

卻又立刻爬起來了(?!

還會嚷嚷著,用哭腔說這個月被綁三次了~

我以為是身體很不舒服,關心的詢問

結果未蘭說「太奢侈了~~~」

我就笑了 XDDDD

藍色的布巾很漂亮,順口就讓未蘭披著過來綁綁了

意外的跟內衣內褲還有繩子好搭~~

雙手向後伸直的綁綁,一直是很夢幻的

沒想到!未蘭的柔軟度好好喔喔喔喔喔喔~~~<3

完全可以伸直再向上拉很多欸欸欸<3

綁得好幸福喔~

跪在地上,一邊屈膝,一邊伸直,雙手向後被拉起

加上布巾的效果

楚楚可憐的美麗,真的很動人

地上的吊縛,也讓人很著迷呢

把腳的繩子拆下,單純跪趴著,雙手在背後向上吊起

很安靜很安靜,像在等待著誰

攝影師花在女繩模上的時間總是比較久呢XDDD

(發現我的網誌也是寫女生的部分,寫得比較多,為什麼呢...

況且繩縛之後,ㄋㄟㄋㄟ變得超可愛的,腰也好美好美

很佩服未蘭可以這種姿勢撐那麼久,手一定超酸的!

相信照片一定很棒的


這麼辛苦地拍照,最後當然要來個獎勵啦

拆掉繩子之後

我取來了兩個皮拍,一個小木拍

走回來榻榻米的路上,小貓看到,就說,喔喔喔要排毒了

可愛的屁股,如果不捏捏拍打的話,太對不起自己啦!<3

嗚嗚叫一陣之後,摸摸頭摸摸屁股,結束這次的綁綁

旁邊兩位男士,默默地一邊收繩子,其實靠得很近啊XDDD

抬頭的時候,搞得我也有點害羞(並沒有


綁完差不多剩接近一小時

想起小燈出發之前,有問我,有空的話能不能教他綁綁

就利用最後的時間來練習囉

半小時要玩後手縛太麻煩了,所以決定一起綁綁自己的大腿~

此刻,小燈應該在莫叔的繩縛刻上認真學習吧!

搞不好就會發現我都亂綁也都亂教嗚嗚嗚OAQ

(在繩縛之路上,我真的是個沒有認真上過課的粗人嗚嗚嗚OAO)

大概剩下半小時的時候,我們就一邊收拾,一邊休息,一邊回味茶燭

確切來說,是大家一邊收拾,我一邊躺著休息,小燈一邊回味茶燭的溫度 XDD

這是我好不容易可以一個人休息的時刻啊

我走上榻榻米,大剌剌的躺著

想著,平常這是受縛者的位置呢

總算,也有一個時刻,我可以躺在榻榻米中央

而不是在旁邊忙東忙西的捆工了!!!

鹹魚翻身!!

(內心OS真的是這樣 XDDDD)



今天的綁拍比上次更有效率

而且四個人一起,各種事情都更快速,更豐富

收繩子一下子就收好了,兩個人在拍的時候,另外兩個人就可以聚在一起玩耍

是快樂的真玩耍,假綁拍聚會啊~

未蘭也說,當天本來心情不太好,綁綁完一切都好了

繩縛,果然是很療癒的呢 :)



非常非常期待小燈的照片

有機會可以合作,一起玩耍,真是太幸福了!



Diana 2019/5/25

2019年5月24日 星期五

所謂成家

今天是同志可以結婚了的日子

看著同志們,終於可以登記成家的感動

終於擁有配偶的權利,可以做醫療決定,可以被視為家人


我想像著

有一天,我跟我的奴(複數),都能夠好好的,一直在同一個家裡面生活

大大的廚房—廚房一定要很大,才容納得下很多煮飯僕人

舒服的餐桌,到處都有隱藏的櫃子,放著各種小道具

狗碗,浴衣,鞭子,項圈,乳夾,蠟燭

他們知道自己的分工,能夠合作,有效率的整理家務

偶爾爭吵,瞪一眼,一起跪一跪,摸摸頭,就沒事了

我很會生氣,但也很吃求情那一套

願意幫彼此求情,也是難得的感情吧

每天輪流摸摸每個人的頭,把醋吐出來,倒掉

或許,開放式關係也能夠被接納

我可以跟很多人都互相擁有配偶的權利,互相照顧,一直到老



而那一天,不會來的吧



祝福每個能夠好好一起走的人:)



Diana 2019/5/24

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我現在可以相信你在

星期一的時候,橘子有四個小時沒有接電話

我覺得我快要死掉了


那晚,我跟小肉說

我所有的香草男友加起來,都沒有我跟橘子那麼久

如果橘子不見了的話,我會死掉,我真的會死掉

小肉說,我知道你會

那一句我知道,滲透到我心底


第四個小時的時候,我已經慌張到跑去跟超久沒聯絡的朋友求助了

我需要人陪

電話通了之後,我只是一直說我覺得我快要死掉了

很多人跟我說,你一定很擔心

噢,其實,那晚,我感覺不到擔心,我也不知道什麼是擔心

我只是覺得快要死掉了,覺得喘不過氣,覺得我要死掉了


橘子醒來之後,驚恐的在放在廁所的手機裡,看到十幾通未接來電

哭著打給我

而我無力地安慰他

我沒有罵爆他,我只覺得全部的力氣都被抽走了



星期二,熬夜加班

星期三,也就是今天,我好像掉進黑洞裡

整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晚上一直發呆

本來想要紀錄網誌,卻一個字都打不出來

只有很深很深的哀傷

直到剛剛,我們久違的開視訊,講到手機燙得像要爆炸

才慢慢地,可以呼吸,可以大哭,可以說真的很害怕

會笑,會假裝又變更低落,看著橘子更擔心,開心地大笑

終於在掛上電話之前,我看著橘子的眼睛說

我現在可以相信你在

一個多小時的電話,救活的是我心中的他,還是他心中的我



橘子準備要出國玩一陣子了

我們都要好好的





Diana 2019/5/22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嘈雜的安靜

難得可以去遠足,期待好久啊

有未蘭一起去,讓我安心許多

比較沒有搭訕的壓力(?


一起窩在沙發裡,吹吹冷氣耍廢

看著人來人往,過去大概會很擔心無法打入大家的圈子

大概,會偷偷緊張地抓著繩子

今天,卻感覺到,隨著歲月過去,可能心態老了(?),也可能因為有未蘭在

總覺得可以很自在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上

即使沉默,邊緣,也是可以安坐的位置


太勉強自己,雖然跟很多人講到話,但反而內心很空虛

待在團體的邊邊,偶爾說點話,果然才是最舒服的呢


我跟未蘭吹冷氣補血之後,她許願想要一個舒服的吊縛姿勢

確切來說,是可以綁著睡的姿勢(?

最近為了綁拍與練習,腦海裏面存了好多等待嘗試的吊縛姿勢

我立刻從資料庫裡面找出幾張,融合修改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一直想嘗試綁小腿,最近看到雙腳交疊的繩縛照片也覺得很喜歡

就來了個翹腳吊床的度假風

看她舒服的樣子,我也很有成就感,感染了那一份悠哉

而且小腿的繩痕好美<3

之前有人圍觀都會很緊張,今天...

可能曬昏太累了,已經完全沒有去注意旁邊了XDDD

反而沒有很緊張XDDD

越來越能夠專心地投入在繩縛裡面,並且對自己用心的成果感到滿意

能夠放心地慢慢來,因為相信,慢工出的細活,一定會讓受縛者也感受到的



整理繩子的時候,突然有個妹紙坐到旁邊跟我打招呼

結果是約好認親的喵嗚~~

很開心終於見到本人了!

寒暄之後,我超級不害羞的直接問她要不要被綁(?

她沉思三秒之後,答應了(感覺內心根本是迫不及待!

綁完小腿之後,好想綁大腿(?

所以就讓喵嗚趴著,右大腿縛之後上去

喜歡大腿緊緊地承受重量的樣子<3

(最近對於大腿有種著迷,也好想嘗試單大腿的吊縛~~

左腳也拉上去之後,拿出按摩棒啦~

沒想到身體非常敏感

趴在繩子上抖動到不行呢~~

也許吊縛也讓感官又更加放大吧

跟未蘭一樣,慢慢也有一些同好加入

這次遠足,詢問能否加入的禮貌,真是讓我印象深刻!

每次吊人,有人想要一起玩,都一定會先詢問我

對啦你們大概覺得這很基本

但是我在其他聚會遇過不少直接來的XDDD

加入玩的人,有些我也不太熟

但是覺得尊重一百分!

這點要給主辦按個大大的讚,有秩序的地方最棒了:D

我是個喜歡秩序的老古板兒~



玩玩一陣之後,內心估算很少被吊的人可以承受的時間也差不多了

開始拆左腳的繩子,結好緊啊~~

拆到一半,喵嗚說手麻麻的想要下來

果然XDDD

很開心自己的估算很正確(?

花了點時間拆掉之後,讓喵嗚先坐下

感覺到喵嗚坐下的時候,鬆了一口氣,也像剛從夢裡醒來

喵嗚從還沒來遠足就喝了點酒

撒嬌跟我說剛剛有些醉

我笑著問她,是不是酒喝太多了

她害羞的不置可否

我繼續問,是繩子呢?還是按摩棒呢?

喵嗚說都有吧,沒想到會拿出按摩棒

我一邊拆著繩子,一邊無辜的問,是好的驚喜嗎?還是不好的?

喵嗚的臉好像更紅了


喜歡在人擠人的喧鬧中,安安靜靜的

打好一個結,做好一個扣

與受縛者之間,好像一起躲進一個小泡泡

時間會慢下來,溫柔會蔓延

不是party girl,卻喜歡在喧鬧中感覺安靜

遠足的綁綁,讓我自己也吃得很飽:)



謝謝未蘭醒來幫我一起收繩子:D

綁完之後,就舒服的也跟大家聊聊天

雖然都不記得大家的名字...OAO

喜歡一邊抱著妹紙,一邊看看大家的玩耍



小郁的關門吊很漂亮,身體的部分很對稱,超級美的

吊起來的時候,突然發現原來藍天這麼大隻!XDD

穿細跟高跟鞋吊人真的太偉大了!

我穿過一次高跟鞋吊人,然後就發誓再也不做這種事!

腰真的會斷掉~~

女繩手的職業傷害,繼手指磨破皮之後,不想再有啦




久久去一次遠足,感謝還沒忘記我的舊朋友

也希望下次可以認識更多新朋友!

我的臉應該不會太兇吧?

歡迎找我搭訕認親~~

我最近被說不笑的時候很嚴肅嗚嗚嗚

希望不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很少被搭訕QQ







Diana 2019/5/18



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被叫媽咪了

有些人的下跪,你會覺得只是流於形式,甚至擔心對方是否真心

有些人的下跪,卻溫柔優雅,從容不迫

你整顆心,都隨之安定

在他把頭伏下去的時候,你覺得整個人都舒服了

像喝到最喜歡的鐵觀音奶茶一樣

突然,一切都會好一點


小貓,正是後者

是一個,舒服到會讓人忘記的人


認識小貓一個多月,出門過不少次

卻不記得他喜歡什麼項目

只記得有一次討論晚餐的時候

本來想買肯德基,我知道他不吃炸的,特地問他要不要買別的

他說,女王吃什麼,奴就吃什麼,沒什麼好選擇的

那已經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現在卻突然想起,我後來也忘了問他後來嘴巴有沒有破皮


認識很久,卻一直沒有認真綁過他

這對我來說是很反常的

見面,大都在耍廢按摩中度過...

總覺得虧欠,所以約了一次吊點綁綁,順便也約了另一個朋友

一起去綁綁的時候,回過神

才發現放置他好久,沒有綁他太多

明明是為了綁他所以約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底~~

總之,小貓是一個會讓人忘記的人

像電腦裡面,自動在跑著的背景程式

卻是這個舒服自在,讓我印象深刻


明明被我罵到大哭過

卻說我讓他覺得像第二個媽媽

疼愛什麼的

我沒有吧?


今天到小貓工作的地方探班

在外面,女王不方便說出口

突然,就被叫媽咪了

被叫媽咪了!

被叫媽咪了!

被叫媽咪了!

被叫媽咪了!

被叫媽咪了!

我這個懶惰沒耐心,不玩寵物調教跟ABDL的人?!

竟然被叫媽咪了!

我腦海中立刻浮現玫瑰公主充滿母愛的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超沒有母愛的啊!!!!



但是,卻意外地沒有反感

翻一點白眼,決定隨他去

被叫媽咪很震驚,但是更震驚的是

對於小貓,我竟然也沒有特別覺得必須要糾正他

朋友A問,他還活著嗎?

朋友B問,那有說母親節快樂嗎?

是啊,讓人意外的,還活得很好

後來,有凹到了母親節快樂跟禮物

總算,被叫這一聲媽,我不算太吃虧(?




至少,是讓人舒服自在的孩子呢:)




Diana 2019/5/12

倖存

很驚恐的發現,下個月,跟橘子成為主奴,就要滿兩年了

「橘子」

「是的主人?」

許久,好多話想說,卻都在形成文字以前

化成千絲萬縷,隨著浪潮消散


「...一言難盡嗎?」

橘子聽見了我的沉默,笑著說。


是啊

在確定了近期沒有一起生活的計畫之後

惡毒的詛咒,入骨的怨恨,失望的放棄

倖存的安全感,找回的溫柔

橘子說,也都經過了好多風風雨雨啊

輕描淡寫的,帶過那些流過的血,碎過的心,斷過的腸


我認真地考慮過各種計劃

我跟別人過生活,橘子去跟別人結婚

我去加拿大生活幾年,也許再把他帶回來,也許帶不回來

我也移民去加拿大,玩歪果奴

橘子從此不要跟我聯絡,免得耽誤他

即使一直都是遠距離,還是要求橘子不能交女朋友,餓死他

我不要理橘子了

...等等,之類的

我是認真的考慮,認真的跟他說

而他,也認真地受傷著

他會認真的問我,我真的要那樣嗎?那麼,他會做的。


嗯,我知道他會做的

所以我才能夠認真考慮各種可能性,把他參與計畫的意願是為理所當然

很難相信,他想要的,也就是一直像現在這樣的守護著而已

到老了,都願意這樣一直一直

就算都沒有女朋友,一個人老去

怎麼可能呢?對吧?



怎麼可以呢?!

最後,我還是沒有決定哪個方案最好

只是生氣的對他說,不可以一個人老去

老了,還是回來一起住吧,那時候,就不會有其他的牽絆與阻礙了

獨自老去,面對死亡,那是不可以的

絕對絕對不可以的




在冷戰的那陣子

我逃避著,去工作,去其他人那裏

但橘子,卻仍然在為了六月能夠來台灣幾天,見我一面而努力

等我鬧夠了

驚訝的發現,原來他還沒有放棄

我說,我以為他已經沒有在努力了

他說,怎麼可能呢

我膽怯,充滿暴力的試探著

終於知道,在我甚至收回了網誌的管理員權限,更改了網誌簡介之後

在他心痛的發現,他不再理所當然的是我的一部份之後

他仍然沒有停止仰望我,守護我,愛我

他背信毀約,無法完成跟我一起生活的承諾

但是他仍然會把所有的時間,假期都留給我

甚至在我們幾乎沒有通電話的那段日子

他仍然會在晚上,下跪祈禱著,我的生活一切順利


那樣全心全意,甚至無關乎我是否知道的祈禱

沒有特別跟我說,因為不需要,因為不願打擾我

不是為了得到稱讚而做的,而是因為虔誠的心

是那樣的心意,讓我在情緒的風暴過了之後

看見倖存下來的安全感


我仍然需要他

就算跟他吵架,恨之入骨的時候

我都需要他

而他也是,即使在幾乎被我摧毀的時候,他也想要抱緊我

無論以什麼形式,我們都需要彼此

我們不需要戒指,不需要婚禮,不需要名分

我甚至沒有給過他項圈

(很扯吧?!我也覺得滿扯的!!

都已經是生死相許的關係了,結果連項圈都沒有XDDD)

但是,我們擁有了,能夠在火山爆發倖存的信任與安全感



我真心的向他道歉

對不起,我當時太急了,明知道你喬假期不是一下子就能好

卻在你嘗試幾次失敗之後,就沒有耐心了

一如往常,他並不覺得我應該道歉

我說,對不起,我沒有什麼耐心

他笑著說,他知道,現在已經多很多了

我們一起笑著回憶著,最開始的時候

我完全沒有安全感,對於所有的靠近都視為威脅的日子

他說,那時候,我基本上沒有耐心這東西,要很小心的用很低的姿態靠近

偶爾,我才會冒出一點點

我們一起笑了

那彷彿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我說,你看,你哪時候還會這樣全心全意的為了靠近一個人,費這麼多心思?

好幾個月,都只想著要怎麼跟我說話,才有一點點進展?

他說,從來沒有過

從來,也不會有了



我偷偷的笑著,他的加拿大中文

卻真的知道,從來,也不會有了



Diana 201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