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1日 星期六

小小說 016

" 我只想要有你,偶爾,偶爾偶爾有,這樣就好了 "

被問了七次,到底想要什麼之後

曉雨囁嚅著說


以默愣了一下,笑了


誰都不會忘記當年的分開

誰沒有痛苦呢?

在那之後,曉雨仍然以優異的表現,在人生的路上努力

在那之後,以默也仍然,盡力在每一段關係裡,做得比之前更好

這一切的努力,都無法抹滅當年的傷痕


以默的笑,再也不是純粹的甜

也帶著許多的愧疚與心疼

曉雨偷偷的許願,也不僅是期待與歸屬

而多了許多的不安與害怕


有整整六秒的時間,以默只是笑著沉默

感受每一秒鐘的沉默裡面

那些痛苦掙扎,卻仍然選擇相信的心意


曉雨總是讓以默想起國中的時候

書法老師示範的永字八法

那樣的寧靜深遠

近乎無聊的寂靜,對當時的以默來說

是太過沉重的負荷


此刻

曉雨變得輕鬆而年輕

以默的靈魂逐漸老去

好像終於能夠交會


這把年紀,沒有誰會再相信永遠了

但是啊但是,如果只是偶爾,偶爾偶爾的永遠

也許,不算太貪心吧



以默感受到曉雨純淨的凝視

那裏面沒有責怪,沒有怨懟

只有真心的陪伴,還有一點點的膽怯

有時候,以默甚至覺得

堅硬的殼,彷彿也能被融化些許

好像能夠回到一個純白色的房間

敲門,而門開

鬆軟的趴在沙發上,不動

沒有任何言語,也不需要任何的明示暗示

就可以理所當然的那樣,安靜休息



偶爾,偶爾偶爾,以默也需要那樣的一個地方吧



" 你有喔,現在就有喔 "

以默輕輕地,這樣回應著

不是敷衍,而是在心底,也偷偷地許願著

祈禱著,偶爾,偶爾偶爾的永遠






Diana 2020/1/1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