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晚安

我喜歡晚安。



亂七八糟的時差,加上彼此上班亂七八糟的作息,總是在更動的時間

讓我們講電話的時間也總是亂七八糟

我醒來的時候也許是他的傍晚,睡的時候,也許是他的早晨

在最初聊天的時候,還沒想過會成為主奴的那個遙遠的時候

我給的第一條命令,就是要以我的時間為準,不可以在我要睡覺的時候跟我說早安

除了錯亂之外,我也覺得那是一種禮儀

正如跟我一起走路的時候,不可以因為腳長就走得比我快

或是一起吃飯的時候,不可以自己大口大口速速吃完之後催著我



後來,有時我也會按照他的時間,說晚安或早安

大多數的時候,我喜歡說晚安

總覺得,晚安是一種很安心的存在

我們說晚安,輕輕地告訴對方「你睡著的時候,有我守著」

每天都有每天的艱辛,無論跟彼此有沒有關,終究是一起承擔的煩惱們

而能夠在彼此的陪伴下,安心地睡著,那就是「還好好的」最好的證明

而我們,比任何人都企盼著對方好好的



我不喜歡在他睡覺前說早安

剛接起電話的時候說早安,是充滿朝氣的問候

但是他睡去之前的早安

那是宣告著,我即將度過漫長的,沒有他的十幾個小時

所以,我喜歡說晚安




橘子現在,一定還沉沉的睡著

台灣也是夜幕漸沉,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晚一點也能在夢境裡面擦肩而過

希望在擦肩而過的時候,互相輕輕說聲晚安,親親他的額頭

我對著沒有星光的夜空,靜默的許著願。



晚安喔,我的奴隸。


Diana 2017/12/7 22:2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