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4日 星期日

找路

跌落之後,你再找不到回家的路

你朦朧記得,自己的心放在某個地方

但卻遍尋不著,那條曾經熟悉的路

起初你對自己說,只是太久沒來了

再努力找找,總會有的

後來,你下了山,再沒上山過

既然忘記了,那就乾脆全部忘記吧



你換了名字,換了一顆心

波濤洶湧已然退去,只有隨波逐流的靜默

有人跟你要過,你便給了

你也曾想著,那樣也好,你會對那人好的,永遠永遠,天長地久



但是在最深處,最熾烈的渴望從來沒有熄滅過

他們問你,要不要再一起上山看看,你笑著婉拒

你害怕,害怕著那個找不到路的失落

越是渴望,就越是害怕,失落就越是讓人感到絕望

—你曾經距離自己那麼近,你曾經感到如此安心,暖如夏日,燦如冬陽

最痛的是,你依然記得每一寸風和日麗

只是失去了太陽,你的世界再也沒有能夠繞著的軌道

長長的冬天,長長的夜

而你卻已經過了相信聖誕老人的年紀

輕輕的喟嘆,權當是冉冉炊煙,證明自己的靈魂,曾經燃燒過




我們遇見的時候,我對這一切一無所知

我熱愛迷路,熱愛小巷子,熱愛尋訪無人知曉的小徑

卻被現實磨掉了鋒芒,得過且過

你用絕對純淨的奉獻,照亮了我的不安

你用堅定踏實的步伐,讓我重新開始相信夢想



而我,也懵懂無知的踏入了你的世界

我看見了你的世界裡面,那一條隱晦但是閃閃發光的裂縫

我開心地拉著你,說,走吧走吧,去探險吧

你笑著,緊緊跟隨

自始自終,你一定都很清楚,最後有可能通往何處

你不敢期待,你也跟我一樣害怕失落

但我仗著無知,仗著你給我的愛,便恣意揮霍著

鑽進蜿蜒的小巷,牽著你前進

我輕輕的摸著牆壁,尋找其中的縫隙

在迷霧裡,仔細的摸著你的心,仔細地尋找著

幾乎看不見的蛛絲馬跡,幾乎看不見的小路



看不見,就索性不看了吧

我閉上眼,認真地摸索著

你也全心全意的信任著,俯首跟隨著


我牽著你,在迷宮裡面左拐右轉

手中的毛線團,忘了是什麼時候鬆開的

最後的幾片餅乾屑,在月光下閃閃發亮

但我們已經閉上雙眼,不再回首來時路

只願哪一天,一起笑著講起這段襤褸,眼淚會是甘甜的




在長長的隧道之後,你看見了嗎?

你的心,滿滿的傷疤,卻清澈透明

陽光灑落的時候,閃閃發亮

就在這裡喔

原來有些星星,是閉上眼睛才看得見的





親愛的,我的小 sub,我的奴隸,我的愛,我的摯友,我的支撐,我的衛星,我的守護者

閉上眼睛,放輕鬆喔

你聽見了嗎?

是誰的聲音呢?

是主人的聲音喔,是主人慢慢靠近的聲音喔

是主人要來了喔,你聽見了嗎?

你準備好了嗎?在門邊跪好好迎接主人了嗎?

你的門,會不會認得主人的聲音呢?

你的門,會打開嗎?



我溫柔地走近,而你的頭貼著地,「主人」

我摸摸你的頭,你的臉

你顫抖著抱住我,「主人,我要回家,我想回家」




「主人,你會帶我回家」

我笑著擁你入懷,默許你融化成一團泡泡

真是的,小 sub 還真是給主人出了一個這麼困難的任務呢

就會添麻煩,該不會打算賴著不走了吧?

我甩了甩頭,暫時不去想這麼駭人的念頭

罷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你跟著我,一起找到了回家的路

這一次,有我陪著,有我牽著

你忘了的一切,有我替你記得

就永遠不會再忘記了









Diana 2018/1/1 初稿 2018/1/14 修改


2018年1月7日 星期日

感同身受

殘忍,千刀萬剮的揉碎了你的心

但卻又對你所承受的所有痛苦感同身受

我知道那有多痛,正是因為知道,所以才想要扔到你身上

可是也因為知道,所以比任何人都清楚你的辛苦


有沒有這麼矛盾的主人呢?

施暴的時候狂風亂雨,怎麼打罵都不夠消氣

但卻對奴隸受過的所有傷,耿耿於懷

即使你說,都過去了,都沒事了

我卻還無止盡的心疼著

過去無法彌補的傷痕,現在我仍在給你的殘暴,全部的全部


我不死心的追問那些細節

以往,你會無所謂的帶過

現在,你會微微嘟嘴,不甘願的帶著戒備

「要是說了,你就不會再讓我做了」


你知道,我從不願踩在你的舊傷上面前進。


「說,給你三秒鐘」

「罰跪」

「...以後不准了」


你慌慌張張的求著我,好像我剛剛是說以後不准呼吸了一樣


「呃呃呃呃呃呃呃主人~拜託~嗚嗚以後不能跪的話~~~不行啦~~~主人拜託~~~」

「現在不一樣啊,現在是你的感覺了,現在很喜歡的,拜託,主人拜託」




有時候,也會不知道該拿奴隸怎麼辦才好,不知道該拿自己,拿 D/s 怎麼辦才好

這也許是成為 Dom 的原罪,永遠永遠,嵌在內心深處的罪惡感

都這麼久了,還是好難克服

也許一輩子都沒辦法克服,也說不定



我想起了馬斯坦古上校

以為去了新的地方,就能夠掌握自己以及身邊的人的命運

卻發現自己總是在讓所愛的人受傷

但為了保護所愛的人,為了做想要做的事情

卻已經放不下,那身制服,那顆懷錶

沒有刻字的懷表,卻裝滿了不能被任何人看見的眼淚

冰冷,然後盈滿了所有不能被看見的心情,然後滾燙,燃燒,蒸發

然後繼續回到工作裡



女Domme/S 物以稀為貴,整個圈子的氣氛

好像也營造得讓人以為,女孩子就有辦法為所欲為,就能夠得到無限遷就

然後,這樣就會快樂了

調教的時候,可以做所有喜歡做的事情

總說呢,可以不管其他人的眼光,做自己就好

如果呢,如果我自始自終都無法打從心底相信自己不是在做壞事呢?

如果我真的是壞人呢?我真的喜歡做很壞很殘忍的事情呢?

如果我無法停止愛上這一切,但又無法原諒自己呢?














那麼,我還是會輕輕牽著屬於我的奴隸

在漫漫長路上,輕輕的走著


趁著風起的時候,讓眼淚輕輕飄起,被風帶走

我回頭,目送,真心祝福著

也許,有一天,它能夠被風帶去一個有答案的地方



繼續輕輕的走著,喝水,休息,笑著,走著

牽著繩練的手,看似不經意,隨時要鬆脫,但卻意外地一直留在手中



最幸福的是

明明知道幸福隨時可能溜走

但卻發現竟然一直都還在











Diana 2018/1/17





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睡前的約定

希望在你每一次沉沉睡去,進入夢鄉前

都能夠讓你深深的感受著跨洋過海的愛

就算上班,也會找個地方跪著,從不間斷。

不管當天發生了什麼,有多麼的忙碌, 有沒有爭執(其實100%都是奴隸不乖被處罰),會不會被罵

都習慣的要克服萬難,在每一天的睡前確認一件事:

我是你的奴隸。

讓你解剖我的身心,淨化我的靈魂

直到我們都能清楚的看見所有的角落都留下了你的烙印和眷戀。

主人,你知道嗎,奴隸一切的一切,都屬於你。

那時那刻,我們都能清楚的知道我是你的誰;

是奴隸在仰望著你,守護著你,愛著你,擁抱著你。

簡簡單單的跪著磕頭祈禱,讓你安心的沉睡

是如此的重要,

能讓我們在無比困難,蜿蜒的路上,

充滿了電,打滿了氣,勇敢的去面對挑戰。



每一年都會有冬天

也都會有白晝短於黑夜的時刻。

但在起起伏伏的人生裡,就算沒有光

奴隸還是會奮不顧身的追尋著你的腳步,

被你牽著前往那最真實,最自由,最安全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