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

當風吹過死灰

將近一個月沒去吊點

精確地來說,這一個月來,我跟自己的慾望與感覺是極度斷裂的

情感上的波折遠比看起來的還要沉重複雜

工作也不斷累積

我變成了波瀾不驚的趕工機器

沒有感覺也沒有思考

我沒有覺得自己過得不好,沒有很崩潰的感覺

就是,沒有感覺而已

生活沒有不好,但也沒有哪裡好



一進吊點,就被許多熱情的朋友們打招呼

像回家一樣呢,覺得好開心

下午在略為緊繃的心情中,思考著自己

有些負面的情緒,倚靠著橘子熬夜陪伴的手機訊息

漸漸能夠度過

我是個情感氾濫的人,比起行為的征戰,更需要情感的承接

僅僅只有行為上的服從,於我而言是遠遠不夠的

從大叔的生命經驗裡,我可以想像這些觀點是怎樣成為大叔的Ds風格

我不確定是大叔太心狠手辣,還是我太貪心了呢

我的世界並不黑白分明,而我正在學著喜歡這個世界裡的混亂

每個人的Ds可能都使用著不同的語言

而感到慶幸的是,在巴別塔之後,仍有這樣一處小地方

容納著說著各式各樣語言的人們

無論政治正不正確,我們都能夠一起坐下來吃飯,耍廢,綁綁

能夠在不同意見之中存活的朋友,是比同溫層更加珍貴的存在


我記得,我第一個抱抱的人好像是白白

看著別人跟白白抱抱

我腦海中的想法竟然是:喔對吼,來吊點是可以抱抱的,我也是想要抱抱的

來吊點的過程中,錯過了轉彎的路口,連抱抱的感覺也忘記了

擁抱之後,我想起那個溫度,那個與人接觸的感覺

不是應酬的那種接觸,是很安靜的,互相接納的接觸

從這個微小的地方,開始了我整個晚上的回暖


太久沒去吊點,我其實是很近鄉情怯的

我不太確定繩子是否記得我

我不太確定我當天有沒有能力跟人綁綁互動

一開始的時候,我縮在舒適圈,只跟熟識的人講話

直到自由活動時間,才因為到小房間裡面看看地墊,跟歐特說話

才跟軒喬搭上了話

當天的歐特感覺比平常更加開朗

有了自己的社團,感覺容光煥發,真讓人羨慕呢!

軒喬也比上次見面的時候更容易聊天

是個喜歡做家事的可愛孩子

喜歡做家事的一定都是好孩子!(蓋章認證

聊天的過程,炎璃跑來牽紅線,把想要被綁綁的祈醬許給了我(?

結果每次抱著「啊啊今天可能不綁綁了」的心情

都因為下意識的不太會拒絕別人,而瞬間破功囧

但是那個瞬間,也讓我感覺到,原來我在朋友心中,還是一樣的我

可以蹭蹭,可以被信任,可以討論,可以一起

在我自己的狀態起起伏伏的過程,這種理所當然的,像平常一樣對待我的經驗

對我來說是很感動的

動盪不安的生命中有一點點可以固定下來的人事物,是無比安心的事情

雖然我已經不是初入圈的新手,不會寫那種一個個點名感謝的心得文

但我仍然感謝每一次跟我說話的每個人

就算只是普通的打招呼,介紹朋友給我綁綁,邀請我吃東西

累積久了,也會變成我的力量喔!


剛開始綁祈醬是有點緊張的

鬆軟的毛衣又長了好多顆小鈕扣,真是本日綁綁的難題

使用了交叉胸繩,避免手臂滑繩的擔心,也盡錯開扣子的位置

毛衣鬆軟到找胸部都尋找了一下(羞

交叉胸繩的順序,也因為許久未綁而沒有完全按照之前的習慣

但這次最後才做上胸繩,卻意外的順手(?

綁人的動作沒有以前流暢,自己明顯感受得到

有時笨拙,有時自己也覺得狼狽

但每次摸到繩子,感受剛燒毛上過油的觸感

我就記起了,這次上次橘子還在台灣的時候,幫我保養的繩子

就覺得可以冷靜下來

腰跨的緊度讓我很滿意

側吊控的我,一見到祈醬就想到了側身飛起的仙女的畫面

完成了畫面之後,自己也很喜歡

優雅而沒有多餘的贅繩,寧靜如同裝飾品

原本不確定祈醬對側吊的承受力

沒想到祈醬舒服的可以待好久好久

除了肩膀的受力之外,其他部分都很舒服

有一些觀眾好奇的看著我們,不知道他們看見了什麼呢?

除了一圈圈的繩子,是否也看見了裡面的溫柔寧靜呢?

輕巧的降落之後,我與祈醬討論,抱抱

開啟了之後跟祈醬的小小聊天,算是以繩會友吧:)


綁祈醬的過程,軒喬就跑來預約下一個

吃完晚餐後,我跟其他人輕鬆地聊天,抱抱

九點多的時候,思考著什麼時候回家

軒喬剛好這時候走出小房間,本來要跟他說下次再綁

結果說出口的,卻是問他要不要現在綁(?

於是就又回到榻榻米

軒喬給我一種,嬌小的印象

我溫柔,卻比剛剛更加熟練的完成了後手縛

直覺的,覺得軒喬可能不適應離地吊縛,一開始就不打算離地

跟軒喬討論後,嘗試了只吊大腿的半吊

右腳離地後,左腳緊張地踩著地板,身體也左動右動的掙扎著

我先把眼鏡放一邊,再請軒喬把眼睛閉上放輕鬆

把左腳踝拉到右邊胸繩固定,讓左腳放平

兩隻腳掌被纏繞在一起,用看得就很舒服(自己講

感覺到軒喬慢慢努力的放鬆

我溫柔地用手撫摸,肩膀,手臂,肩膀後面的一點點背部

我想起了上個月,單純用撫摸催眠了橘子的經驗

想要拿出一樣的溫柔安撫

軒喬的呼吸越來越沉,越來越慢

我很開心可以看見他越來越進入繩子裡面

我們說的話很少,大部分時候,我只是凝視著,守護著,觀察著

確定軒喬舒服享受之後,我就放著啦

放一段時間後,想著第一次還是不要吊太久

先把腳放下落地,看了看還在沉睡的表情

解開腳的過程,用繩子慢慢滑過軒喬的臉,脖子,身體,腳

喜歡這樣安靜,沒有語言的交流

很緩慢,時間像是靜止了

我把繩子跟吊環收好,再給他一點時間

中間軒喬一度張開眼睛,我以為軒喬要醒了,結果眼神完全沒聚焦,三秒之後又默默閉上

真是完全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儘管睡呢

那樣一定很幸福吧

最後在軒喬眨眨眼睛,開始甦醒的時候,我把他扶起來,解開繩子

看起來還ㄎ一ㄤㄎ一ㄤ的

軒喬說感覺很奇妙,我也很滿意這次的互動

我喜歡我完全放下所有的外在世界,只專心凝視著他的感覺

很單純,很乾淨

希望能夠成為他的美好經驗:)



綁軒喬的時候,東東本來也靠過來想報名

但我十點多再不回家,這一周的熬夜工作,就會讓我的疲累原形畢露

只好跟東東說一聲抱歉啦,希望下次還有機會綁綁互動囉!

想要被綁綁的孩子們,歡迎下次一看到我就舉手嚷嚷喔

我有11點一定要睡覺的灰姑娘時間(?

所以太晚跟我說,我會沒有電力XD



真的很滿足

應該是這一個月來,第一次有這麼長時間不是在工作

今天也覺得慾望又回來了(羞

跟大家的抱抱與綁綁互動

像一陣溫暖的風,吹過了已經死掉的灰燼

讓我無預警的,得到了復活



等到忙完這一團亂的工作

好像應該約人來玩樂了(?




Diana 2019/12/15

2019年12月9日 星期一

交響樂

生活像並不和諧的交響樂團

若關掉聲音

看似每個角色都認真的演奏

一百個人卻拿著一百篇不同的樂譜


風一吹

無法拼接的音符散落一地


旋律如常地進行著

閉著眼睛的指揮家

依舊賣力的獨舞


休止符的縫隙

是滿堂喝采

安可不絕於耳


人們急切的

需要嘈雜

來阻擋內心喧譁的沉默


--

被工作淹沒的外在現實

同時有許多喜怒哀樂的故事發生著的內在世界

最近的生活,無論是內心或外在

都發生了很多很多還無法消化的事


時時刻刻都處於一種「車位已滿」的狀態

卻永遠還有下一台車要闖入


腦袋總是滿滿的卻難以思考自己的狀態

覺得需要找人談,卻說不出話

覺得需要有人陪,卻不敢奢望有時間


飽和的我

卻感覺像空殼





Diana 2019/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