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0日 星期一

你想要的家,長什麼樣子呢?

從幼稚園開始,拿起蠟筆,我們就畫著家

我們所熟悉的家,我們所看見的家,我們渴望的家

閉上眼睛,想像一下,如果明天醒來,你已經擁有屬於自己的家

你的他,你的她,會是什麼樣子呢?家裡會有什麼東西呢?

你回家的時候,會是怎樣的迎接呢?

兩個人的時光,又會是以怎樣的方式度過呢?

如果不是娶妻生子,子孫狀元,那又是什麼樣子呢?



短短的一個周末

我作為伴娘,把高中最好的朋友嫁出去了

橘子離開了親手組裝桌椅,創立手機群組,累積信任的工作單位

我們都像是,曾經向這個世界借來了美麗的水晶球

此刻,終於被迫繳還

外加著掏空的利息



我認識他們的時候,才十六歲

她單身,他單身,我單身

十六歲的冬天,他們在一起了

我們一起早起晚睡做科展,過年也排班去做實驗

我們一起讀書,小考大考都是

我知道他所不知道的她,我知道大家所不知道的他們

我知道,愛情的十年長跑,從來不容易

婚禮的影片,他們講起這些點滴以及如何用搞笑來度過吵架

仍是稚氣可愛,但我們卻已經知道了

人生的艱難,愛的艱難

我充滿著祝福,那樣從國小同班同學開始的青梅竹馬

理所當然的一對,理所當然的結婚,理所當然地將共組

理所當然幸福的家庭

200分的祝福喔,親愛的,包含我自己的份一起

爸爸把女兒的手交在男孩手中的時候,我也忍不住地掉了眼淚

我一輩子無法擁有的理所當然,也願親愛的妳,連我的份一起完成

親愛的,妳還不知道,妳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

我已經踏入了黑暗的世界裡,而陽光下的幸福再也不屬於我了

「我想要你是我的奴隸,一直一直都是,即使來台灣了,跟大家宣布是男朋友了

我都希望妳是我的奴隸,的那種一直一直,每分每秒。」

冬天這樣對橘子說的時候,

忘了意識到,這也是對香草與陽光世界的決絕。



拿到捧花的時候,百感交集,酸苦的眼淚啊,幸好有黑洞可以裝得下

如果,如果我已經有一段關係了

是那樣的關係,大家也會像這樣祝福著,站在舞台上的我嗎?

是那樣,純粹的主奴,純粹的主人對奴隸的愛

像不可思議的冰晶,寒冷刺骨,剔透唯美

那樣的話,我也能夠得到祝福嗎?

如果,我也把交往過程,放在影片上

最初最初的對話框,後來的建立關係

然後開放式關係的掙扎坦然

其中的煎熬,崩潰,拉扯,愧疚,殘忍,緊緊相擁

我們如何為了不欺騙自己,而欺騙了全世界

橘子放棄了人生中第一個給他成就感的地方

離開了好不容易才真正擁有的社交生活

也才這兩年,終於有了會固定一起吃飯喝奶茶的朋友

卻又要來到我身邊,在除了我以外誰都不認識的地方,被永遠的禁錮著

如果,那樣笑著對大家訴說我們的愛,我們的故事

大家會祝福我嗎?

會跟我,或是跟橘子說恭喜嗎?

婚姻會是愛情的墳墓嗎?

橘子跟我啊,一點都不怕墳墓

我們害怕的是,不能手牽手,以主奴的身分一起踏進墳墓

結婚或不結婚,也就是外界觀感跟節稅的問題罷了



我們的家,就是主人與奴隸的家

永遠都不會改變

主人回到家,奴隸跪下恭敬迎接

主人加班,奴隸忙著外送親手做的便當

主人就寢,奴隸服侍完再回去收拾餐桌

幫主人收拾明天要帶的包包,準備明天的早餐

確認明天的行程,香草朋友聚餐,玩伴調教,天氣,路況,最近加班時數與疲累程度

最後才窩在主人腳邊安心睡著




婚禮前天晚上順流程,幾乎沒睡,當天早上四點梳妝,忙了一整天,終於回到家

剛跟橘子接上電話,說完很累之後

我停頓許久

「我拿到捧花了」

「噢」

橘子沒有說恭喜,只是跟我一起沉默,並且漸漸浸泡在跟我相同的沉重裡。

我大哭,崩潰崩潰著的大哭

說著自己如何讓他連根拔起,說著我如何讓他受傷,讓他失去了一切的生活,家人,朋友

說著,我多麼想要他來,同時多麼害怕他死掉了

說著,我不要了,如果他會死掉的話,那我不要了

橘子安撫著我,陪我哭

等我終於從眼淚中浮起,換氣


橘子說,今天把鑰匙交回去了

真不敢相信以後就不能打開辦公室的門了


於是我們都哭了

我說,失去太多了,別來了吧

橘子說,那樣的話,我們都會枯萎的

我沒有回答,因為找不到講得出口的答案



人生從來不是快樂與痛苦的二選一,而是痛苦與更加痛苦的選擇

至少,我的一向如此

我想要跟橘子成為全日主奴,讓 Ds 永遠在生活裡

但我不是不想要家

我只是不想要男朋友,可是我也想要一個家

舒舒服服的,每個角落都被橘子偷藏著能夠舒服跪下的墊子

每個房間的天花板,吊點都完美的與燈飾結合

永遠不會摘下的銀亮項圈,永遠被緊緊握著的心

熬夜工作的時候,有源源不絕的點心與按摩

假日耍廢的時候,家事會自動完成,好吃的餐廳會自動訂好

朋友來的時候,我會驕傲地分享著橘子的拿手菜

我會很驕傲的,讓大家看著

我忘記怎麼打開烘碗機,忘記衛生紙被囤積在哪個櫃子,忘記自己明天的行程

我會很驕傲地讓大家看著,我有權利可以忘記

因為我有橘子,那麼那麼棒的橘子

好讓我可以安心地把自己的陰影全部交給他,放心的在外面打拼我的夢想


還不知道那一天什麼時候會到來

卻已經開始悼念必然失去的陽光



我跟橘子說,哭完了,我們再走吧

主人牽著一起向前走,就不會那麼難走了

溫柔的摸摸頭,哭完了,再牽著站起來

走吧,走吧

一起去那個,主人與奴隸會一起安心生活,在同個地方,同個時區的世界


我的奴隸,我哭完了,然後向你伸出手喔

好嗎?讓我牽著,再繼續一起走,好嗎?





Diana 2018/7/30








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主人,奴隸

一直,一直都不喜歡養寵物

家裡養了狗或貓,飼主彷彿也被栓在家裡,不方便出遠門,每天回家當鏟屎官

我打從心底敬佩犬調貓調系的S/Dom,因為我超級世界無敵沒有興趣

我是小學把電子雞跟烏龜養死的笨蛋(攤手


養寵物能幹嘛啊?我想要的是奴隸。

會打掃洗衣煮飯按摩低聲下氣被發洩怒氣以及具備所有我需要的功能的奴隸

我可能會感謝,可能會心疼,但是奴隸不應該對此抱持期待

因為付出是本分,得到回報是恩賜

奴隸跟主人的關係,像領主跟藩屬國

奴隸因為信任著主人的能力,交出自己的權利,讓主人擁有,服侍著主人的所有需要

換來主人的庇護,就算只有一點點的憐惜也感到美好

因為這些權利讓主人掌控,比原本放在自己身上更好

資源跟能力會更好的被使用,利用,潛能也會被開發,得到了超越自身更美好遠大的目標

而奴隸的貼身服侍,讓自己佔有了主人身邊不可或缺的位置

卑微,但卻不可或缺的位置

主人必然有黑暗,而主人必然不可能讓黑暗昭明其外,所以奴隸的存在變得比必然還要必然

奴隸得到了生命的意義,而主人的夢想與生活,得到了支持與崇拜,得到了養分,得以茁壯

沒有水源的樹木會枯萎,沒有種子的水源會腐敗

有些人渴望成為枝繁葉茂,庇蔭所愛的大樹

有些人甘願以身體堆肥,以鮮血灌溉,去成就宇宙唯一的那一棵

不一定最高最直,但卻是宇宙裡,唯一的唯一,正如犧牲了一切的自己一樣,唯一的唯一



奴隸有時會被用來發洩,但不是作為被摔的桌椅,或是飛機杯跳蛋

是做為一個人,一個原本有自尊有驕傲有脆弱有痛苦的人

作為一個,擁有著一切能夠被剝奪的東西的人

卑微盛放在主人面前,等待著被奪走一切

彷彿,一切的成就與傲氣,都只是為了在此時,能夠被奪走

交出一切,任由宰割之後,第一次感覺被真正的佔有,需要,有價值

看見主人真正的因為自己而好轉起來,心情放鬆下來

痛,仍然是痛,但是沒有更甘願值得的事情了



而主人,是那雙能夠毀壞一切,也能夠撫平一切的手

細心品嘗奴隸的血與痛苦,在其中找到快樂,以及滲透

因為找到快樂,所以可以讓自己重新回到好的狀態

因為找到滲透,所以可以伸手到最深的地方,輕輕撫摸

輕而易舉的,治好所有的傷

出氣筒啊,最需要好好保養,因為每天都會需要使用的

有能力接住,才有資格將奴隸推下懸崖

是義務,也是理所當然的定律

沒有能力接住就將奴隸推下懸崖的主人,就不會再是主人了

就只是個摔玩具跺腳的孩子而已



初入圈的時候,初踏入跟橘子的關係的時候

我期許自己可以成為好的主人

而現在,我期許自己成為會哭會笑,會向前走也會跌倒,活生生的主人

無論長成怎樣的樹吧,只希望能夠在起風的時候

溫柔的撩撥底下的所愛,知道自己保護著,也被保護著

那就好了呢




Diana 2018/7/21



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如果回到原初,最想要的會是什麼呢?

父母與孩子,是我最不擅長社交的類型

確切的說,我不擅長的是「被父母帶著的孩子」以及「以父母腳色出現的人」

我可以輕易地單獨跟孩子玩在一起,

在短期志工的經驗裡,我享受找到方法吸引孩子的過程

在長期的志工經驗中,我也喜歡在一天生氣一天可愛的過程裡,慢慢能夠對彼此多說一些


可是當父母與孩子一起出現的時候,我總是不知所措

父母的眼睛在孩子身上,而我卻不知道該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哪裡

太過逗弄孩子似乎顯得刻意,也搶了父母的風采

然而只跟父母聊其他的天氣地震足球,彷彿又不夠重視孩子以及做為父母的腳色


太過直接的看見了,自己對於父母這個腳色的不確定

無論是自己的或別人的

或許如此,所以我還沒有鼓起勇氣看公視的你的孩子




梅杜莎可以被看見,是因為勇士用了間接的方法,從盾牌上去看見

於是,所有無法直面的矛盾與衝突,焦慮與不安

都藉由其他孩子眼睛裡的倒影,瞥見幾眼


我喜歡僕人系,奴隸系的 sub ,喜歡穩重,禮貌,低姿態,懂進退

不走嘻笑胡鬧的寵物系,因為我連養真實動物的寵物都沒興趣

但偶爾卻發現,我跟 sub 的互動,漸漸走向那樣

那樣,像我的孩子那樣

諄諄的雕塑禮儀,冰冷的處罰,暖如朝陽的寵溺安撫

藉由這些孩子的倒影,我看見母親的樣貌

我的,他的,或是其他的

在互動之下產生的腳色,上演著一齣齣似曾相識的戲

洶湧的情緒彷彿不屬於現在,遲來的安心卻也不屬於過去


我試著跟彼此內心裏面的孩子聊天,擁抱,笑鬧,玩耍的打架

如果回到原初,最想要的會是什麼呢?

而後來,我們所有壓榨自己能力的適應

不也是為了最初渴望的那些嗎?

只是有時候,長了腳上岸的人魚,會忘了如何回到海洋裡

去呼吸一口,只屬於那時那刻的清澈羊水





極度緊繃與極度放鬆交織著的最近

夾雜著偏頭痛的干擾,有許多想法卻沒有太多力氣記下

僅以這樣的短文,聊勝於無的寫下沉澱著的心情







Diana 2018/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