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2日 星期三

小小說 017

「不小心?」

以默摟著曉雨,沒有皺眉,沒有大聲,沒有拍桌

只是淡淡的,重複了他說的話

沒有名字的,那個他


他被喚來時,本以為被罵兩句,打十個巴掌,也就過去了

畢竟只是一支筆不見的事情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頂多他自掏腰包再買十支來還,也就罷了

如常的道歉賠不是

「對不起,可能是我打掃時不小心弄丟了」


以默那一句淡淡的「不小心?」

卻讓他打從心底發寒


「是,非常非常的對不起,是奴的錯,請女王責罰」

他腿一軟,跪了下去,連帶著頭也不敢再抬起來


「哼」

以默輕輕地哼了一聲,把曉雨摟得更緊了些

沒有再出聲


尷尬的沉默中

曉雨有點慌張,看了看以默,又看了看地上的人

「那個,沒關係啦,我下次再買回來就好了...既然是不小心的,就算了吧!」


「嗯」

以默沒有睜開眼,只是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歪斜的躺在沙發上


曉雨看過以默生氣的樣子

卻沒見過以默待人如此冰冷

既困惑又害怕

他印象中的以默,總是笑著說他太超過,卻又溫暖的抱著他

偶爾犯錯,只要低聲下氣的服軟

一定也馬上就沒事了

不該是這麼小心眼的人


地上的人屏息著,一動也不敢動

他很清楚,這是什麼情況

不容許他再有一絲閃失,若應對稍有差池

只怕不是一頓毒打,或關幾天可以過得去的

他只後悔自己當初不長眼

誰的筆不拿,偏偏拿走了曉雨的筆

而偏偏曉雨,是以默的曉雨


以默起身,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

「晚餐了,你想吃什麼呢?」

自然只有曉雨回答了

「嗯...都好,看你」

兩個人一邊用餐,一邊交換著今天的生活

時而爆出歡笑,時而一起靠著取暖


夜色沉了

以默好像終於想起了什麼

「好了,可以了,沒你的事了。」

一樣淡淡的對著他說

「下次,不要再有下次了」


他艱難的找回呼吸

撐起僵硬的肢體

謹慎的磕頭後,才慢慢開口

「回女王的話,奴...知道錯了」


「那就好」

以默嫣然一笑,輕輕摸摸他的頭

知道這會讓他融化




——



難得的有了奴下奴的想像

感覺是很特別的

除了享受其中的虐心

也享受其中的寵愛

寵的對象是sub

或許這個對象並不接受這樣子暴力的寵愛方式

也許,這個對象反而覺得不好意思,甚至愧疚

可是那種想要保護自己珍貴的東西的慾望

卻還是以這樣無情的方式存在著

或許正是因為對象的不好意思接受,才更願意給他所有


教訓,是為了維護所愛

同時也是為了支配奴下奴

透過紀律,讓奴下奴認清自己的地位

處罰不只是處罰,更是明目張膽的宣告奴跟奴之間地位的差距

是因為知道這是對方的喜好與期待,而給予的賞賜

也是珍惜著,對方願意為了自己,承受,忍耐,屈於人下的心意


在兩個奴面前截然不同的形象

顯示了不同的相處模式,與不同的地位

兩個不同的以默

在此得到整合


三角關係裡複雜糾結的情感

都在「不小心?」的那個畫面裡了

我看見了這個畫面,所以認真的捕捉

自己也很喜歡這次的紀錄

雖然寫的過程有許多波折

但也激起了很多想法

謝謝給我靈感的你們









Diana 2020/1/2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