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30日 星期六

非你不可

這一篇是關於PTT討論的個人回顧
先引用原文在這裡
https://www.ptt.cc/bbs/BDSM/M.1553908663.A.8CF.html

主要是討論關係中那個「非你不可」的點

我覺得很有趣

很少人會願意承認,BDSM的關係只是各取所需,餵飽彼此

不一定是喜歡上對方的某個點,可能只是因為屬性相合就在一起了

承認之後的討論,也讓我很感興趣

我也對自己做了一些回顧


我對於出門玩耍的門檻比較低

屬性項目相合,有禮貌,有基本信任,我就願意嘗試

但如果要成為在我心中有一點分量的sub

一定都會有某些吸引我的地方

這個分量,指的不是認關係,承諾等等

是在意,在乎,會主動關心對方平常生活的意思


1. 有時間回應我的需求

這有時候比項目還重要XD

我最初網調的M,有一些是基於這個理由而維持一段時間的

我有時候會心情不好,大家不一定剛好那個時間有空

有辦法有空的人,就有機會陪我度過不好的時間

有過陪伴的回憶,會讓彼此的情感跟信任增加

當時的小M,也是這樣陪我度過某一任恐怖情人勒索的危機

後來雖然因故分開,項目也不是完全合得來

但我可以肯定,這段回憶是讓我前陣子又遇見,仍然能夠維持一些友誼的重要原因


2. 對方的脆弱

我覺得用這個來維持關係是一件不健康的事情

但我也曾經因為對方脆弱的部份,而硬撐著陪伴對方久一點

後來我真的太累了,所以就離開

我現在覺得,我不能答應我做不到的事情

對方的脆弱如果不是我可以用60%力氣就接得住的

不如放手讓他去尋求更有力量,或是更專業的協助


3. 對於關係的想法

我從入圈之後就一直是開放式關係的狀態

如果對方一開始就表明完全能接受,甚至支持

或是對方表明自己的香草伴侶是知情也同意的

這會大大增加我互動的意願

我喜歡關係是透明而可以討論的

曾經有個因為這點而很想發展的對象,最後對我搞消失,所以我很受傷

清苑是我曾經維持很長一段時間的繩伴

當時這個優點占了很大部分,讓我們可以一直互相配合

她當時有女友也有主人,女友跟主人都同意我們的見面

後來沒有主人了,也是每次出門都是在女友的同意之下

我喜歡這樣安全的狀態

我現在跟sub互動,也會一開始就表明開放式關係的模式

對方對此的態度,會很大的決定互動的可能與深度



4. 對方對於改變的動機

有些人一開始沒有很合,但是願意改變的動機很強烈,我也會很想嘗試看看

我有過一個sub,遇見我之前長期是SW偏S

來找我的時候,希望能夠學習當我的sub

雖然我覺得項目範圍,個性南轅北轍,但對方很有動機

所以我就願意試試看

掰彎一個S是非常疲憊耗神的歷程,累到我這輩子也不想做第二次

但是非常非常有成就感

後來漸行漸遠,但也是緣分吧


5. 特別的項目

有些項目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或是都有意願做

如果能夠配合一些我喜歡,但是難得有人可以實踐的項目

我就會格外看重

當時跟學弟的關係,除了聊天很聊得來之外

我曾經讓他在調教中進入催眠狀態

這也會讓我對於彼此的期待增加許多

我不會對每個人都想做催眠,也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讓我做

所以遇見剛好可以的人,就會很開心



6. 腳色幻想

這跟屬性有點像,但是是屬於個性或職業的部分

我喜歡根據對方的個性,讓彼此的互動有一些角色扮演的幻想

學弟,下屬這些稱呼都是

我有聊過金融業,軍人,警察,健身教練,醫生等等

這些都是會給我許多幻想的職業,反差逆推大好(?



7. 進入生活的可能

這跟信任,還有地區時間的配合度有關

住在附近的人,就有可能完成一些跟生活融合的調教情節

在咖啡廳,日常一點的調教等等

我遇見工讀生的時候,雖然平常住在台北跟台南,距離很遠

但是他會回南部的老家,我也會上台北參加聚會

見面的機會也不少

雖然屬性...完全還沒開發

但是給我的信任感卻很多

可以說,我對這個人,完全是從信任感才開始發展一切的關係

不管是情感,還是Ds的引導,都是在累積了很多的信任感之後才開始的

在進入Ds之前,我們有過幾次很香草的相處

這跟其他的BDSM關係很不一樣

其他的大多是從項目相合的玩耍開始



8. 橘子

橘子應該就是這幾點的綜合體吧

工作時間的彈性,讓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講電話

有一些需要我幫助的部分,心理或人生方向上都是

對於關係的想法很接近,都朝著24/7邁進

橘子對項目的接受度很高,基本上都願意嘗試,最後也都能夠讓自己為了我喜歡這些項目

對於改變的動機很強烈

本來沒有腳色的幻想,但後來進入奴隸模式之後,整個人陷進去,認同了這個腳色

當時有預計要搬回台灣,所以也有一起生活的可能

差點要來台灣面試工作,不過現在沒有計畫了

所以現在算是剔除第7點之外的關係吧XD



以上

我也很好奇其他人在挑選跟自己靠近的 Dom/sub 的時候

通常是哪些點呢?






Diana 2019/3/30



Chaos

今天從一開始就是一團亂

意外的被許多許多的溫暖支撐著


收起燒好的繩子,比我自己燒得還仔細

睡前有人擔心著,睡醒有人工鬧鐘

早餐,爆炸性的消息打擊之後

幾小時的電話,再怎麼吹毛求疵的埋怨嫌棄

我終究收到了那一份,捨不得掛,還有時薪170的心意

舒服的午睡

睡著之前好了一半,睡醒之後好了另一半

可以接受事實,甚至跟妹妹討論出國玩

以為不會有消息了的訊息聊天

在幽默玩耍之間,雖然沒有談什麼,但卻也不知不覺

巧妙的給了我呼吸,笑著的空間

報備說著要出去玩的朋友,卻仍然傳了訊息過來

吃肯德基,看我們與惡的距離

不期然的,竟然看到了FB貼文按讚的名字

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看到的名字

以為看到的時候,只會有恨的名字

沒想到,心裡第一個念頭仍然是,不知道現在過得好不好

也許正如小郁說的,Ds從來就不可能真的放下,都會有許多的不捨


橘子,以及其他人都一樣

我從來不保證什麼

但卻一直牽掛著


如果沒有這些許多許多的支撐

我今天大概是不可能復原了

我甚至也很訝異我現在能夠平順的,吃晚餐看劇


給我歸屬感的,從來不是那些漂亮的回憶

而是那些一起走過的災難,還有最深處的脆弱

也許,我想去的不是王子公主從此美滿的童話世界

只是一個,可以有怨言,有脆弱,有憤怒,有失控,有任性不講理的地方而已




Diana 2019/3/30

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偏頭痛雜談

昨天下午,偏頭痛又來了

其實每次發作都不是太嚴重,也不常發作,總覺得吃藥也沒什麼意思

只是很難專心做事,只能躺床休息而已


--


網路認識,約出來調教,開心,衝突,或沒有衝突,消失

經過了兩年半,愛玩的我,也許經歷了20個以上的M也說不定

我是否應該習慣這樣的速食關係?

絕大多數不是我水性楊花,始亂終棄

大多都是調教過一次,對方就不再有興趣

少數是有過一段接觸,因故分開,但是所謂因故,也經常是對方單方面的突然消失

是否,大家都認為,女王永遠不缺奴,因此自己的消失不會有任何影響呢?


我習慣了來來去去,習慣在對方說喜歡的時候笑著不相信

我不相信每一個給我期望的人

因為從來沒有人做得到

不是做得到我的要求,而僅僅是他們自己許下的承諾,也不可能

從一個虛無的承諾,破滅之後鑽到下一個虛無的承諾

怎樣才能長久呢?

一直都很佩服那些5年,10年的關係

在橘子以前,我做不到,在橘子以後,我不知道在哪裡


也許是因為不喜歡一對一的關係

所以就先入為主的,認為這些都只是玩玩吧

認真經營的開放式關係,也許在對方眼中,也都只是一場遊戲

並不是的,我只能很小小聲地說






Diana 2019/3/27


2019年3月24日 星期日

小小說 012

「你喜歡我喔?我不知道」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你又沒說,我哪知道啊」

「我說過了啊」

「我忘了,沒聽到」


曉雨習慣了以默的耍賴

但是對這一句乾脆的「忘了」依舊傻眼


「可是你之前的網誌寫過你知道我喜歡你啊」

曉雨不死心,無辜的追問著

「反正我現在忘了」

以默沒有停頓,理所當然地說著,一邊漫不經心的把玩著捲髮

睜眼說瞎話,一向是以默的專長


「...好吧,那我現在告訴你。我喜歡你」

曉雨的害羞,完全沒有被當一回事

看來此刻不說,是下不了台了

曉雨是聰明的人,看清情勢之後,立刻選擇效率的妥協

「嗯?收訊不好」

可是以默哪會滿足,又哪會輕易放過

翻個身,淡淡回了一句


「...我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

跟以默相處的這些日子,曉雨已經越來越不在意羞恥的問題了

反正,羞恥這種事,以默從來沒放在心上

羞恥,不是不做事的藉口

除了屈服,說任何以默讓他說的話,做任何以默讓他做的事情

又有什麼辦法呢?



以默笑了

「那是跳針嗎?還是回音很重?」


曉雨總是猶豫不決

不確定該留下,還是該離開

內心的掙扎寫在臉上

不情願,與墜入愛河的呆,都寫在臉上


而以默總是撐著頭,興味盎然的欣賞著

徒勞無功的掙扎最可愛了,以默以前常這樣說

啊,噓,曉雨還不知道這是徒勞無功的

所以以默只是繼續笑著


一部份的以默,在懸崖邊跳著舞的時候是輕鬆的

危險,但是輕鬆

而另一部份,以默忘了



半夜12點,馬車變回南瓜,公主變回灰姑娘

曉雨服侍著,哄著以默睡

以默睡著了,但又好像還沒

囈語著

「你喜歡我嗎?」

「我喜歡你啊」

「喔。是嗎?」

「是啊,真的喔」




「你很害怕,所以才那樣問嗎?」

「才沒有」

以默咕噥著


「不用這樣也沒關係。不用害怕喔,我不會突然消失不見,也不會做傷害你的事」

「才沒有」


曉雨的聲音,和暖暖的唇一樣柔軟

比羽絨被還要柔軟,比泰迪熊還要柔軟

柔軟得讓人無法抗拒

不是穿石的水,是冬夜裡逐漸升起的暖氣

從腳邊,漸漸浮到胸口,然後包圍全部的自己



如果是攻擊,以默會抄起武器

如果是命令,以默會轉身而去


如果是看不見的溫柔,

以默會咕噥著反對,然後沉沉睡去



也許,閉上眼睛,才能開始說話

能夠開始作夢,才能夠開始睡著





Diana 2019/3/24

2019年3月21日 星期四

你有比痛苦更喜歡我嗎

你不太敢碰死亡。

但是死亡是甜美而誘人的

讓人深陷

並不是無法離開,是不想要離開

因為那些痛苦太熟悉,太讓人安心

以為會做惡夢,但最後卻安穩的睡著


你不太敢碰死亡,但你知道

你遇見我,你就知道了

帶著死亡甜美的氣息,不經意的鉤住了你

你只是路過,卻駐足,情願深陷在暈頭轉向的流砂裡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現在,你願意做任何事,只為了平息怒氣


在我的世界裡,每分每秒都是滿溢的痛苦

只要你靠近,對我伸出手,我就會分給你

所以,你有那麼喜歡我嗎?比痛苦更喜歡嗎?


當我失控的時候,你願意陪我失控,滿足失控的我嗎?

當我要掠奪你的一切的時候,你願意盡力予取予求嗎?

現在的你做不到,你願意讓未來的你,有機會做到嗎?

你不能把我拉出來,那麼,你有能力跟我一起陷入其中嗎?

不能平衡的時候,你會選擇我嗎?


羞辱系的女王,遇見一個愛面子的護衛

你用膝蓋猜猜,該是誰的意見會勝利呢?


我討厭玩我不會贏的遊戲

我是遊戲的規則,規則就是要讓我贏

你有比這個規則更喜歡我嗎?


下跪已經很困難了

如果有更困難的事,你有比這些事更喜歡我嗎?


如果你想要得到很珍貴的東西

那麼,這就是你必須付出的代價

你願意嗎?




如果是我,我不會願意,所以我就放棄了:)

你呢?

你仍然會想要嗎?





Diana 2019/3/21

2019年3月16日 星期六

3/2 吸毒講座心得

到現在還是很難相信

自己就這樣辦了第一次的講座

雖然過程中有許多曲折,但總算是順利結束

也交出了自己覺得滿意的ppt


[ 講座前 ]

完全不知道要分享什麼。

我沒有參加過Ds相關的講座,所以超級沒概念XD

我只知道我的Ds長什麼樣子

而且我喜歡講實際一點的東西,而不是抽象的概念

我對於畫大餅的說「Ds就是要全心臣服」或是「Dom要懂得sub的心理」

完全沒興趣

我想要給的是清楚,容易執行的東西

雖然講起來會老生常談,也許看起來不夠厲害,不夠高尚

可是這就是我

於是,我就朝著這個方向開始準備

我自己沒有sub的經驗,所以學習當Dom的過程

也很依賴sub的回饋

我希望不是我去老王賣瓜,而是給大家看Ds活生生地在現實中的樣子

所以剛決定題目方向,就到處請託sub幫我寫心得

有的人很雀躍,有的人猶豫

我也在這個過程中,重新整理了一次

跟我互動過比較深入的sub的名單

驀然回首,原來入圈兩年,也沒有白混

也經歷了許多大大小小的事

跟某些人的關係,轉了個彎,又繞了回來

意外的發現,自己的跌跌撞撞

卻也走出了一條路



[ 講座中 ]

其實超爆炸緊張的。

還好有許多馴龍高手的影片截圖

讓我感覺好熟悉好安心(?

我當天才瞥到一眼賓客名單

現場也遇見了一些久未謀面的朋友

很窩心<3

也有不少聽眾找我認親

不知不覺,莫名其妙的

參加活動偶爾就會有人說看過我的網誌

一開始害羞,但現在卻覺得很開心

謝謝你們,即使知道網誌裡面,我的黑暗面

還是願意認識我:)



[ 講座後 ]

帶著意外收到的金莎巧克力

前往火鍋聚餐

感覺很像我跟小哈的朋友交換活動

各自帶了一些朋友來幫忙活動

於是也互相認識了一點

火鍋很好吃,有人幫提行李幫夾菜也很幸福<3



平常都是自己想想Ds的事情

但是舉辦講座的時候

嘗試著聽懂聽眾的想法,試著用自己的經驗與對方產生共鳴

那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自己分享的經驗,得到聽眾的點頭,或聲援

都會超開心的

認真交流的過程,也會讓我聯想到更多更多

宮原眼科的巧克力冰淇淋

所謂互相的知情同意,進一步退一步的危險平衡

失敗或成功的點滴


沒想到有那麼多對Ds有興趣的同伴

讓我不禁渴望在南部也再辦一場交流會

募集更多同好,一起在Ds的旅程裡面成長:D






Diana 2019/3/16

連根拔起

[ 關於橘子 ]

過去幾個月以來,我跟橘子嘗試了各式各樣的方法克服一切困難

去年冷戰幾個星期之後,又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修復

然後又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作夢,繼續回到現實的掙扎

跟風車打了架,假裝不知道這一切都只是徒勞



然而,最近我們站在懸崖邊緣的界線上

一起看見了最終的結果

再沒有任何可以欺騙自己或彼此的空間

也許,在認識的時候,我們早知道會有這一天

但我們仍然勇敢過,我們不後悔所有受過的傷,以及未來還會繼續腐化的傷

距離我們第一次通電話,已經超過兩年的時間

現在,我們終於有勇氣承認

我們沒有能力跨越太平洋

正如泡在羊水裡面的嬰孩,只能載浮載沉

出生死亡,相遇分開,無一是我們能夠掌控的

完整的催眠,包含了下沉與浮起

完整的Ds,亦包含了陷入與淡出

我們—是的,我仍然會說我們,因為所有消逝的感情,都會以另一種形式繼續活著

我們將會退回更加節制的Ds關係,不會強求擁有全部的彼此

24/7 是連便利商店都快要做不到的事情

可以的時候全力以赴,不行的時候果斷承認,也是身為 Dom 的責任



我是 Diana ,我放棄追求跟橘子成為 24/7 的主奴關係

往後關係的樣貌,我會尊重彼此的討論

無論願不願意,我們都會得到更多的自由

在有生之年,我仍會盡我所能的帶領著,注視著

完全放棄彼此,不在討論的範圍之內

失落可以被哀悼,關係卻不可能斷絕

夢想可以被埋葬,相互凝視的眼神,卻死也不會瞑目



謝謝這兩年參與了這個故事的每個你

抱歉,無法給你們一個幸福快樂的結局

因為童話故事從來就不存在

如果有,也終有闔上書本的時候



謝謝橘子所有賭上性命的陪伴

是你培養了我,使我蛻變成一個女王

只是這世間,有的是比死亡更難以面對的事情

在我還不是Diana女王的時候,你找到了我

你全心全意地臣服,溫暖了我內心的冰晶

雖沒有完全融化,但卻柔軟了不少

至少,有能力心存希望,有能力感覺值得


謝謝你成為了我的奴隸,謝謝你喔

摸摸頭,知道喔

知道你聽我說謝謝也會痛苦的

謝謝你的愛,更謝謝你的痛苦



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愛你

可是,老了的時候

我會抱著沒有寫完的故事

溫柔的滑進墳墓

在熊熊烈火之中,捲起身體

祈禱著,下次要弄對呢

要出生在18世紀才好,從三歲就能開始服侍

丟玩具,撿玩具,挑食,吃剩下的

跌倒扶起,推開跑回來

這樣才對呢

對吧





Diana 2019/3/16

2019年3月14日 星期四

小小說 011

以默總是事後才知道自己的崩解。


因為崩解不是發生在撞擊的瞬間,

而是無意識的胡亂抓住一大把樹枝撐著,

最後無可避免的壓斷一切,

落下的瞬間,

那才是以默意識到自己崩解的時候。


白天的時候

用光遮掩著傷

即使不小心被碰觸,只要沒有露出痛苦的樣子

誰也看不出來


關了燈之後

以默跟影子打了一架

汩汩流出的鮮血閃閃發光

像大哭過一場



對不起。

以默跟誰說,又有什麼人跟以默說

分離的屍首,在意識到自己分離的時候

終於靠近一點



開了燈,一切不會恢復原樣

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沒關係

既然跌倒了

那就承認摔斷的腿也無妨

明天的舞台,還不知道是誰上場





Diana 2019/3/14

2019年3月12日 星期二

小小說010

「因為喜歡你」

好像在為那首自彈自唱的歌,為那個吻解釋些什麼

黃昏的時候,曉雨對以默說了喜歡


「是嗎?」

以默眨了眨眼睛,不以為然的說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一點點緊張,一點點委屈,很多點沒好氣的說

曉雨清楚,那句話不是問句

跟以默相處的每分每秒,都被牢牢掌控著

說不上喜歡被支配,但是順從,卻是那麼自然而然的事


「有嗎?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

以默笑著翻過身,抓著棉被捲起身體

曉雨跟著躺下,順著從背後抱著以默,幫以默拉拉棉被

隨著以默的每一個動作去配合著

讓自己的身體變成可以貼合的形狀,已經是想都不用想就會做的事

曉雨把臉埋在以默背後,呼吸著蓬鬆的捲髮

—曉雨昨晚一小撮一小撮,吹了半個多小時的捲髮

用很便宜的吹風機,手工複製了烘罩的效果

並且,偷偷的,很偷偷的,呼吸著以默

不是以默的味道那麼變態的東西,是以默本身,以默整個人

曉雨從來就講不清以默哪裡迷人

之所以喜歡,只因為以默是以默,僅此而已



以默翻過身,壓在曉雨身上

「你不屬於這裡」

曉雨眼神閃爍,卻默認了

「你並不喜歡被欺負。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而我知道你不是」

「但我不知道。我從來就不知道我想要什麼。」

曉雨說不知道的時候,以默覺得,像是毫無預警地踩進黑洞

那一句不知道,不只是關於SM屬性,或性愛

是很遠很遠的空虛,沒有盡頭,也沒有起始


「所以你就假裝你是我想要的樣子。你騙了我。

但我從來沒有騙你,我是女王,我就是這樣生活的。」

那是受傷的聲音嗎?

優雅的旋律,出現了一絲裂縫,像木材燃燒的聲音,劈啪作響


「對不起」

即使沒有被規定要道歉,曉雨也沒有其他話可以說

「試過之後,才知道我不喜歡。」


「我對你來說太重口味了吧?」

以默由上而下俯視,眨眨眼睛低語著

「像誤闖叢林的小白兔」

曉雨不敢亂動,雖然被以默越盯越不自在


「而且還遇到大野狼裡面,最大的那一隻」

以默笑著翻回曉雨身邊躺下,而曉雨趁以默不注意的時候

深呼吸,吐氣,偷偷舒緩了一點緊張


以默又翻過身,從深處陰暗的說

「有時候,你讓我覺得,那樣的生活是有可能的

因為一首吉他歌在一起,從此幸福快樂什麼的

可是,我知道我已經不可能了

我已經沒辦法平等的跟人靠得太近了,你知道嗎?」

以默閉上眼睛,捲得更緊

只有眼前的黑暗,永遠不會背叛自己


曉雨從後面抱住以默,淡淡地說

「那我就走在你後面就好了」

彷彿,那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

好像,以默剛剛只是說自己不喜歡吃胡蘿蔔,

而曉雨只是說那他可以負責吃

僅此而已



以默站在影子的最邊邊

踏出去一步,肩膀就能曬到陽光

退回來一步,整個人便又沒入黑暗

起初困惑

試探的踏出去,退回來

漸漸的像孩子一樣發現樂趣

踩著踢踏舞步,被光影的明滅迷惑

暖暖的手將腰攬住,笨拙地轉著華爾滋

以默墊起腳尖,裙擺在森林上空的懸崖飄動

風吹過的時候,一片落葉是喜歡,兩片是不喜歡



「為什麼呢?

他們喜歡我,是因為我滿足了他們的某個慾望。

但我沒有滿足你啊。」

「你有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你完整了我。」






Diana 2019/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