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如果回到原初,最想要的會是什麼呢?

父母與孩子,是我最不擅長社交的類型

確切的說,我不擅長的是「被父母帶著的孩子」以及「以父母腳色出現的人」

我可以輕易地單獨跟孩子玩在一起,

在短期志工的經驗裡,我享受找到方法吸引孩子的過程

在長期的志工經驗中,我也喜歡在一天生氣一天可愛的過程裡,慢慢能夠對彼此多說一些


可是當父母與孩子一起出現的時候,我總是不知所措

父母的眼睛在孩子身上,而我卻不知道該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哪裡

太過逗弄孩子似乎顯得刻意,也搶了父母的風采

然而只跟父母聊其他的天氣地震足球,彷彿又不夠重視孩子以及做為父母的腳色


太過直接的看見了,自己對於父母這個腳色的不確定

無論是自己的或別人的

或許如此,所以我還沒有鼓起勇氣看公視的你的孩子




梅杜莎可以被看見,是因為勇士用了間接的方法,從盾牌上去看見

於是,所有無法直面的矛盾與衝突,焦慮與不安

都藉由其他孩子眼睛裡的倒影,瞥見幾眼


我喜歡僕人系,奴隸系的 sub ,喜歡穩重,禮貌,低姿態,懂進退

不走嘻笑胡鬧的寵物系,因為我連養真實動物的寵物都沒興趣

但偶爾卻發現,我跟 sub 的互動,漸漸走向那樣

那樣,像我的孩子那樣

諄諄的雕塑禮儀,冰冷的處罰,暖如朝陽的寵溺安撫

藉由這些孩子的倒影,我看見母親的樣貌

我的,他的,或是其他的

在互動之下產生的腳色,上演著一齣齣似曾相識的戲

洶湧的情緒彷彿不屬於現在,遲來的安心卻也不屬於過去


我試著跟彼此內心裏面的孩子聊天,擁抱,笑鬧,玩耍的打架

如果回到原初,最想要的會是什麼呢?

而後來,我們所有壓榨自己能力的適應

不也是為了最初渴望的那些嗎?

只是有時候,長了腳上岸的人魚,會忘了如何回到海洋裡

去呼吸一口,只屬於那時那刻的清澈羊水





極度緊繃與極度放鬆交織著的最近

夾雜著偏頭痛的干擾,有許多想法卻沒有太多力氣記下

僅以這樣的短文,聊勝於無的寫下沉澱著的心情







Diana 2018/7/1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