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日 星期二

Swing

你說永遠的時候

我彷彿終於看見你


我說的你,不是當主人的你,不是當奴的你

不是工作的你,不是親密關係裡的你

不是本尊帳號,或分身帳號的你

而是最裡面的那個你


「永遠都是錯的」,「永遠都是對的」

「非常非常的聽話」,「不該有自己的想法」

「太有主見了」,「前後講的不一致」


你追求一種永恆,一種極致

非黑即白,對錯分明

平衡,妥協,不存在你的世界裡

當主人的時候,你不願意跟奴妥協

當奴的時候,你不允許跟自己妥協


你不貪心,你說「二擇一即可」

但是,當你選擇其一,就再也容不下另一個

不是即可,而是只能

絕對完美,絕對不完美,只能擇一

那何嘗不是一種貪心

想知道如果豁出去的話,是否有可能就迷失在Ds裡,再也不出來


在理想破滅之後,寧可破壞殆盡嗎

無法讓人臣服的自己,至少還有竭力奉獻的能力

在死亡奪走一切之前

情願將一切交託到另一個夢裡面


在失望之後,激起了證明什麼的決心嗎

那些人做不到的臣服,你是否就能夠完成

如果能夠做到,你是贏過了他們,還是贏過了自己

贏了嗎?還是輸了一切呢?


在人面獅身的迷宮裡

你每一次找到出口

都迫不及待的再回到入口

這一次,你丟掉毛線球,匍匐前進

謎底,你不是不知道

但這一次,戰戰兢兢不敢回答

過去,你專心的絞盡腦汁,解開謎語

這一次,你全心全意的去聽見,去在乎

心一樣直率,但話語卻不再搶快

面對語言的力量,自此,你終於承認自己的無知


跪下

無論迷宮中央的獎盃有多閃亮

都已經太遙遠

不敢抬頭

上方傳來的清脆笑聲,點亮了整個世界

微慍的皺眉,卻毀滅了整個自身存在的意義


擺盪在兩極之間

彷彿被什麼推著,或拉著

你不知道是什麼

不知不覺,卻被自己所建的牢籠困住

所有你曾想要的,都困住了你


卻有人知道了,那些你不一定知道的事

沒有明說,但你卻已經知道,你無處可躲

你不能想要,但所有你不能要的,都讓你感到自由

扒光,不是正合你意嗎?

即便衣冠整齊,你卻從未感到如此赤裸

像在冰天雪地裡,走進森林深處,看不見盡頭

所有的難受,化為一句「賤奴很好」

像冬夜裡,滾水沖出的茶香

飄散,留下餘韻



你在我這裡尋找什麼呢?

沒有光,沒有完美,沒有永遠,沒有承諾


山林不會承諾你任何事

只是兀自佇立,用蓊鬱的樹影承接每一個闖入的腳印

如果山願意,你也許可以前進,攀爬,採集,拼湊

但你不會征服山

即使你插了旗幟,你也不會征服山

你只是在千變萬化的雲霧裡迷失

看見自己的渺小



而你,在這裡尋找什麼呢?

你的擺盪,找到安放的地方了嗎?

你的窩,在人與人之間複雜的牽動之後,

是可以回得去的地方了嗎?

抑或是,成為讓你能夠駛出的港口了嗎?









Diana 2019/7/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