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8日 星期一

凌亂

「小時候都會跟媽媽說我愛你啊,現在卻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這樣說。

你踏在回家的路上,彷彿也期待著我跟你一樣

你的說教,長輩文一般的叮嚀嘮叨,理當讓我反感抗拒

但我卻沒有討厭

只是掀起了錯綜複雜的回憶


你提起了喜歡的戲劇,像偶像劇裡面,要開導失戀女孩的男主角

說完一個浪漫的故事

然後不知道用怎樣的心情,突然補充著

「你知道主角後來怎麼了嗎?他自殺了。」

我笑了。

認真地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比你以為的還要認真。

久違的突然有一瞬間,像當時一樣靠近死亡

無懼,空洞,放鬆

像時間的軸,突然被對折了

重疊在那個摔上門,捲起身體的瞬間

之後,就像你說的

「忘記了」



我不再輕易地說「愛你」「喜歡你」

因為,我越來越分不清楚

我喜歡的是某個人

還是某個人對我的好

我喜歡的是他的體貼,還是他?

我喜歡的是你的溫順,還是你?

我喜歡的是被滿足,還是喜歡對方?

無條件去愛一個人,是永遠做不到的事情了

我愛的是那些能夠滿足我的條件吧

是那樣自私的女人,像妖怪


你像所有理工男一樣

不解風情的碎念著無聊的知識

我打斷你,說我不想聽

你說,「因為會讓你想起你爸嗎?」

我皺著眉頭說不是。


你一定比任何人都懂吧

某個觸感,某個氣味,突然想起爸爸或媽媽的感覺

你一定是因為太懂那些難受,所以才脫口而出那樣尖銳的問句

好的 S ,都是從 m 開始的

那一瞬間,像被凌遲

我想要道歉,因為我也曾經追問你太多,你的父母親的事情

但我也想要拜託你住手,不要再這樣對我,不要再說了

不要


我說,「不能相信人,因為只要那樣的話,後果都會很慘」

你閉著眼睛,淺笑附和著的時候,「是啊,我也同意那句話」

我知道,沒有人可以靠著幼稚就活到現在


你有過那樣的感覺嗎?

站在懸崖邊,感覺死亡是那樣的甜美而誘惑

像對著你招手的魔女

無法克制地想要墜入

被接住的感覺很美好

若沒有被接住呢?

既然沒有了可以接住自己的人

那又有什麼好留戀呢?


並不是每分每秒都一心求死

但偶爾想起

仍然覺得是個不錯的主意

死亡像毒品,一旦渴望過就永遠不會忘記


我哭著說,我沒有什麼可以給你

因為我自己也什麼都沒有啊,知道嗎?

我摸著自己的空洞,感覺不到感覺

只想埋起來,什麼都不管



我一定開心不起來的

不管怎樣都沒辦法的

我這麼難搞,又很難安慰

不行的


「我希望你開心一點嘛」

「才不要,為什麼要?」

「因為今天是我的生日,可以嗎?」

「...這種理由只能用一次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