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

小小說007

講不清是誰先開始的

但是在分開了以後

曉雨覺得被以默拋棄了

而以默,覺得被曉雨拋棄了

也許,這場戰爭,從來就不會有贏家


在夢裡

以默一直一直向前走著

假裝自己知道要往哪裡去

滂沱大雨

如果撐傘的話,就無法用身體去感覺雨滴的重量了

以默的眼睛被雨水滴得睜不開

反正,張開眼睛,又能看見多少真實呢?

以默閉上眼睛,繼續向前走著


聲音,觸感,味道,逐漸變得清晰


樹枝骨折的聲音,喀滋喀滋

不知道誰掉的圍巾,淋過雨之後,

每當有人走過,就噗哧噗哧的,流出汙穢的膿

柔軟的草地,順著腳底的形狀,

正如踩著某個人的頭髮一樣,一樣踏實

磨石子樓梯不長眼的撞上了腳趾頭,

全身的神經慌亂地打了結

理不清,解不開


不知身在何處,卻按著記憶中的模樣

一階一階的踩上去

最後踩空的時候,其實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

張開嘴,嚐一口雨水,鐵鏽般苦澀的味道,很腥

嘶吼哭喊著不成句的聲音



以默緊緊抱著自己

在涼爽的秋夜輕輕睜開眼睛

不確定哪種感覺才是真的

柔軟寧靜的床鋪

還是驚愕混亂的雨夜



--



好久違的小說

看著自己的文字,我也好想跟自己說,好久不見

是好熟悉的,黑暗絕望但是溫柔的感覺啊:D

(自嗨ing)

很喜歡寫小說的時候,那種

從一開始只寫下一個名字,感覺一個感覺

完全不知道最後會去哪裡

然後反覆的敲打,刪除,敲打

找到跟感覺最有共鳴的文字

然後,順著那一條蜿蜒小徑

找到唯一一個,最符合我體驗到的感覺的故事版本

最後,會像初次讀到的讀者一樣

驚喜於故事的樣子,感受到故事自身的生命力

故事從我的筆下出發,然而最後卻有了屬於自己的呼吸




Diana 2018/12/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