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

小小說 005

房間,紅色的房間。

牆壁上...鞭子,藤條,木造刑具?

冰冷的木頭地板,冰冷的空氣,冰冷的聲音

...聲音?聲音在說什麼呢?

「跪下。」


曉雨跪下,因為是熟悉而不可抗拒的聲音

曉雨在地上虔誠的將頭貼地,意識到這是以默的聲音

「對不起。」

曉雨的頭貼著冰冷的地板,說著自己唯一會說的話。

「對不起,我錯了,對不起。」


不可以逃跑,不可以逃跑,不可以逃跑

曉雨在心裡默念三百次,用盡全身的力氣讓自己跪在原地,動也不動


沙發,腳步聲,在靠近著的腳步聲。

「想要逃去哪裡呢?」

隱隱的笑,夾著滿天的碎冰撒下



曉雨低著頭,看不見以默的腳,可是曉雨可以百分之一百確定

以默就站在他的面前

「沒有,哪裡都不去。」

知道以默的腳就在附近,逃跑的念頭稍微舒緩一點,但還是讓曉雨焦躁不安

曉雨忍耐著,用最小的幅度扭動身體,大概介於顫抖跟扭動之間

很注意的,讓自己不要退後太多

因為曉雨非常確定,以默不會喜歡那樣,而曉雨也更加確定,自己也不會喜歡那樣

試圖遠離以默的動作,是曉雨連想都不願意去想的


「那麼,你想要什麼呢?」

以默的聲音很柔軟,但卻刺入了曉雨的心裡。

「想要被綁起來,越緊越好。」

曉雨聽見自己有點嗚咽。

「求我。」

「拜託,求求你把我綁起來,求求你...」

「為什麼?」

「因為...因為我需要,我需要被綁在你身邊,這樣就跑不掉了...」

「你害怕嗎?」

「我好害怕,所以我需要跑不掉,需要無法掙脫,需要被強迫,被佔領...拜託...。」

曉雨終於無法遏制的大哭,身體蜷曲,但仍然是匍匐下跪的姿勢。


「因為這樣才安全。」

共鳴迴盪著,雖然已經忘了是誰說的話。

以默輕輕摸摸曉雨的頭,然後用力扯著頭髮,將曉雨的頭拉起

曉雨雙手下垂,沒有抵抗

以默甩了曉雨兩個巴掌,曉雨的對不起攪和著眼淚,分不清楚


以默粗暴地將曉雨丟到床上,很快的將雙手綁起拉高,固定在床頭

曉雨的眼睛突然就看不見了,然後感覺到以默壓在自己身上

好沉重,好黑暗

「可是很安全,對吧?」

以默在曉雨耳邊輕笑著,這樣說。

「是的,很安全。」

曉雨順從的躺著,安心地不再尋找光線,也不再尋找以默的方向

因為捆綁著,壓迫著,因為感覺得到以默,因為很安全。


Diana 2018/6/2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