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0日 星期一

你想要的家,長什麼樣子呢?

從幼稚園開始,拿起蠟筆,我們就畫著家

我們所熟悉的家,我們所看見的家,我們渴望的家

閉上眼睛,想像一下,如果明天醒來,你已經擁有屬於自己的家

你的他,你的她,會是什麼樣子呢?家裡會有什麼東西呢?

你回家的時候,會是怎樣的迎接呢?

兩個人的時光,又會是以怎樣的方式度過呢?

如果不是娶妻生子,子孫狀元,那又是什麼樣子呢?



短短的一個周末

我作為伴娘,把高中最好的朋友嫁出去了

橘子離開了親手組裝桌椅,創立手機群組,累積信任的工作單位

我們都像是,曾經向這個世界借來了美麗的水晶球

此刻,終於被迫繳還

外加著掏空的利息



我認識他們的時候,才十六歲

她單身,他單身,我單身

十六歲的冬天,他們在一起了

我們一起早起晚睡做科展,過年也排班去做實驗

我們一起讀書,小考大考都是

我知道他所不知道的她,我知道大家所不知道的他們

我知道,愛情的十年長跑,從來不容易

婚禮的影片,他們講起這些點滴以及如何用搞笑來度過吵架

仍是稚氣可愛,但我們卻已經知道了

人生的艱難,愛的艱難

我充滿著祝福,那樣從國小同班同學開始的青梅竹馬

理所當然的一對,理所當然的結婚,理所當然地將共組

理所當然幸福的家庭

200分的祝福喔,親愛的,包含我自己的份一起

爸爸把女兒的手交在男孩手中的時候,我也忍不住地掉了眼淚

我一輩子無法擁有的理所當然,也願親愛的妳,連我的份一起完成

親愛的,妳還不知道,妳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

我已經踏入了黑暗的世界裡,而陽光下的幸福再也不屬於我了

「我想要你是我的奴隸,一直一直都是,即使來台灣了,跟大家宣布是男朋友了

我都希望妳是我的奴隸,的那種一直一直,每分每秒。」

冬天這樣對橘子說的時候,

忘了意識到,這也是對香草與陽光世界的決絕。



拿到捧花的時候,百感交集,酸苦的眼淚啊,幸好有黑洞可以裝得下

如果,如果我已經有一段關係了

是那樣的關係,大家也會像這樣祝福著,站在舞台上的我嗎?

是那樣,純粹的主奴,純粹的主人對奴隸的愛

像不可思議的冰晶,寒冷刺骨,剔透唯美

那樣的話,我也能夠得到祝福嗎?

如果,我也把交往過程,放在影片上

最初最初的對話框,後來的建立關係

然後開放式關係的掙扎坦然

其中的煎熬,崩潰,拉扯,愧疚,殘忍,緊緊相擁

我們如何為了不欺騙自己,而欺騙了全世界

橘子放棄了人生中第一個給他成就感的地方

離開了好不容易才真正擁有的社交生活

也才這兩年,終於有了會固定一起吃飯喝奶茶的朋友

卻又要來到我身邊,在除了我以外誰都不認識的地方,被永遠的禁錮著

如果,那樣笑著對大家訴說我們的愛,我們的故事

大家會祝福我嗎?

會跟我,或是跟橘子說恭喜嗎?

婚姻會是愛情的墳墓嗎?

橘子跟我啊,一點都不怕墳墓

我們害怕的是,不能手牽手,以主奴的身分一起踏進墳墓

結婚或不結婚,也就是外界觀感跟節稅的問題罷了



我們的家,就是主人與奴隸的家

永遠都不會改變

主人回到家,奴隸跪下恭敬迎接

主人加班,奴隸忙著外送親手做的便當

主人就寢,奴隸服侍完再回去收拾餐桌

幫主人收拾明天要帶的包包,準備明天的早餐

確認明天的行程,香草朋友聚餐,玩伴調教,天氣,路況,最近加班時數與疲累程度

最後才窩在主人腳邊安心睡著




婚禮前天晚上順流程,幾乎沒睡,當天早上四點梳妝,忙了一整天,終於回到家

剛跟橘子接上電話,說完很累之後

我停頓許久

「我拿到捧花了」

「噢」

橘子沒有說恭喜,只是跟我一起沉默,並且漸漸浸泡在跟我相同的沉重裡。

我大哭,崩潰崩潰著的大哭

說著自己如何讓他連根拔起,說著我如何讓他受傷,讓他失去了一切的生活,家人,朋友

說著,我多麼想要他來,同時多麼害怕他死掉了

說著,我不要了,如果他會死掉的話,那我不要了

橘子安撫著我,陪我哭

等我終於從眼淚中浮起,換氣


橘子說,今天把鑰匙交回去了

真不敢相信以後就不能打開辦公室的門了


於是我們都哭了

我說,失去太多了,別來了吧

橘子說,那樣的話,我們都會枯萎的

我沒有回答,因為找不到講得出口的答案



人生從來不是快樂與痛苦的二選一,而是痛苦與更加痛苦的選擇

至少,我的一向如此

我想要跟橘子成為全日主奴,讓 Ds 永遠在生活裡

但我不是不想要家

我只是不想要男朋友,可是我也想要一個家

舒舒服服的,每個角落都被橘子偷藏著能夠舒服跪下的墊子

每個房間的天花板,吊點都完美的與燈飾結合

永遠不會摘下的銀亮項圈,永遠被緊緊握著的心

熬夜工作的時候,有源源不絕的點心與按摩

假日耍廢的時候,家事會自動完成,好吃的餐廳會自動訂好

朋友來的時候,我會驕傲地分享著橘子的拿手菜

我會很驕傲的,讓大家看著

我忘記怎麼打開烘碗機,忘記衛生紙被囤積在哪個櫃子,忘記自己明天的行程

我會很驕傲地讓大家看著,我有權利可以忘記

因為我有橘子,那麼那麼棒的橘子

好讓我可以安心地把自己的陰影全部交給他,放心的在外面打拼我的夢想


還不知道那一天什麼時候會到來

卻已經開始悼念必然失去的陽光



我跟橘子說,哭完了,我們再走吧

主人牽著一起向前走,就不會那麼難走了

溫柔的摸摸頭,哭完了,再牽著站起來

走吧,走吧

一起去那個,主人與奴隸會一起安心生活,在同個地方,同個時區的世界


我的奴隸,我哭完了,然後向你伸出手喔

好嗎?讓我牽著,再繼續一起走,好嗎?





Diana 2018/7/3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