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1日 星期日

小小說 019

曉雨才剛結束夾雜著扯頭髮,打巴掌的口舌服侍

喝口水稍作休息

立刻就被上了手銬腳鐐,被命令脫到只剩下四角內褲

認真的刷洗廁所的洗手台,尤其是排水孔旁邊的汙垢

洗手台漸漸恢復成亮晶晶的白色

曉雨拿了抹布,正要做最後的擦洗


以默輕巧地走進來,將手指架上曉雨的乳頭

享受曉雨令人愉悅的呻吟

曉雨喘著氣,低頭用力撐著洗手台

以默拉扯曉雨的髮,逼迫曉雨看著鏡中的自己,嬌媚的樣子

曉雨更加羞恥的呻吟


「繼續清潔,不許偷懶」以默低沉的命令者

「嗯...是」

曉雨花了幾秒鐘跟呻吟與情慾奮戰,軟綿的回答之後

努力地繼續洗抹布,艱難的擠出力氣,擰乾抹布

卻總覺得使不上力

臉頰紅暈,乳頭灼熱

幾乎把身體都靠上洗手台支撐,曉雨忍著雙側乳頭的挑逗

繼續擦洗

好不容易都擦乾了,把東西都歸位

曉雨剛轉身說「洗好了」


以默馬上握住曉雨下面的陰莖

繼續擺弄

曉雨雙手抱胸,彎著腰呻吟,站也站不穩

以默卻無情的命令著「把手放頭上,挺胸站好」

曉雨只能依言立正站好,雙手放在頭後面,被手銬限制著

曉雨敏感的下體,不斷的在高潮邊緣徘迴

「忍住,不許射精」

「是」

呻吟聲越來越大聲,隨著套弄的頻率起伏

以默時而把曉雨逼到極限,時而停手

在很多次的「啊啊啊不行」之後

失控的濃稠液體,終於還是流了出來


曉雨緊張的道歉,以默卻莞爾笑了

又興奮,又自責的可憐樣

讓以默忍不住親了一下臉頰


清理好之後,曉雨躺回以默的大腿上

羞恥的把臉埋進大腿或雙手裡面

卻又忍不住露出一隻眼睛,偷看以默


「連射精都控制不了,你還能幹嘛啊?」

「可以當玩具!」


那份理直氣壯喔,以默笑著,總覺得自己輸了

輸得莫名其妙











Diana 2020/6/2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