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8日 星期六

溫熱而危險

昨晚做了一個清晰的夢。

夢裡,我去了你的大學,充滿藝術氣息,有漂亮的湖畔草地,還有大型公共藝術品

當然,還有你的許多同學

啊,夢裡的你,仍是青春洋溢的學生

你下了課,我們隨著你的同學們,在校園附近要找東西吃

這段旅途,卻是馬不停蹄的慌張

地下室,穿越了正在上課的學生們,來到了學生餐廳,店家卻說剛好賣完了,旁邊的學生困惑地說,剛剛過去還說有餐點的

湖畔,同學歡笑的就跑過了湖面

是的,奔跑過湖面,掀起了大片的水花

夜晚天氣很涼,怕著涼也怕溺死在湖裡

我們在湖邊猶豫著,我感覺到你的顧慮

主動的豁出去的說,就跑過去吧

於是我們也奔跑過水面,懷著溺死的恐懼,拚了命的跑過去

然後是蜿蜒如九份小路,一開始的路上有很多老鼠,怎麼樣都不敢進去餐廳

然後是許多的黑熊

我甚至被一隻小黑熊纏上,差點以為自己要被攻擊,被吃掉

我聽了一個老師的指導,先不動聲色的聽完黑熊要說的話

然後戒慎恐懼地摸摸黑熊的頭,對他微笑,才慢慢地推開他,最後才脫身

我記得黑熊熱熱的,危險的觸感

而你跟你的同學,整個過程都站在旁邊

你沒有被纏上,但也沒有跟我說話


我只記得,不管去哪裡,都有許多危險充斥身邊,怎樣也無法安心坐下

我記得我喜歡在你同學旁邊,我們可以正大光明

但我也記得,一個人被困在黑熊裡面,你只是站在旁邊的疏離感

夢裡沒有恨,只有無限的生存焦慮,永遠都不知道下一秒能不能活下來



--


最近覺得需要真實的陪伴

想打電話就可以打電話,想見面就可以見面

的那種真實的陪伴

拼裝車的生活,有時候接不上了,卻還是感到落寞


--



與橘子和好如初,想起了第一年的甜蜜

所謂疫情,卻據說在未來好幾年都不會完全平息

最遙遠的距離,不過如此












Diana 2020/4/1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