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7日 星期一

出口

當你說,你有許多的慾望,但都沒有出口

當你用論文口試的臉,好奇著你的慾望,從何而來

我喜歡你直面慾望的樣子

腳氣沉積,本能翻騰

親吻著腳趾的時候,你是不是也能夠擁抱自己的慾望呢?


你離開之前的清晨,我把你的手指塞進了你的嘴巴裡

正如我讓你做的任何事情一樣,你沒有猶豫

我好滿足,像高潮之後的小小餘韻

感覺到自己的全部,被你的舌頭接納

感覺到,我的一部份彷彿也可以進到你的身體

你帶走了我的一小部分

我只希望,那一小部分,可以安放在你心裡的角落裡

慵懶的曬著太陽,在沒有人察覺到的午後


我逐漸可以把你與你的畫連在一起

你的生命附著於身體上,正如我的附著在語言上

你說,你沒有那麼多話

而我說,你的身體說的話,比你的嘴巴說的還多

我聽得見,也試著讀懂

細細描繪著身體的不同部分,是注視,亦是尋找

想要看透骨肉之間,' 聚合又並不連貫的情緒

探索著支離破碎的聲音之間,隱約聽見的故事全貌


「你很寂寞嗎?」

你突如其來地這樣說,沒來由的

總是用海量的話語把你淹沒的我

陷入長久的沉默

「比你更不寂寞一點吧」

「那就好」

「總不能連這個都輸你」

偶爾,你會那樣的突襲我

我踉蹌的退後幾步,無語,撇過頭

卻不自主的,想要抓緊你的手

躲在你的懷裡

躲在全世界最安靜的角落裡


「你不覺得我很麻煩嗎」

在一千種更加突如其來的時刻,你有一萬種方式這樣跟我說

恩亨恩亨

對啦對啦

超麻煩

我會喜歡著你,直到你變得不麻煩的那天

好嗎


拿著長長的針

一次又一次的刺進去隨便湊合用布包著棉花的小人

我把這世上,所有兇惡的詛咒都給了你

最邪惡的,便是許願你可以待在我身邊















你說你被我榨乾

但我也累得下班後立刻補眠三小時

才有力氣爬起來煮晚餐

記不清所有流動在彼此之間的東西了

只想寫下此刻,浮現在腦海的聯想

當作是此行淬鍊的珍珠

讓我好好收藏





Diana 2020/2/1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