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

月圓

今天的月,終於圓了

回家的路上,這樣想著


中秋連假,

一半的時間在加班,月亮大概沒有圓吧,也沒有時間看

另一半的時間,做著壅擠的交通往返回家

不記得月亮有沒有圓,只記得至少這次不會螫人的刺痛

記得,多麼多麼慶幸這件事


然後是混亂的心情

昨晚,被混亂的緊張,害怕,慌張包圍

無法動彈

坐在電腦前,沒在幹嘛,但也沒辦法離開

最後講著電話,散播著無力的病毒

終於能夠睡去


今天約了玩伴

進房間之後,我很久都沒有說話

我會用手緊緊環住,會將全身的重量攤在玩伴身上

會拉扯,會拍打

可是我不會說話,不是不願意,就是不會

我放任自己處在不會說話的世界裡

所有的語言都是身體上的,所有的情感交流也都是

我不去想要說什麼,該怎麼說

我放任自己,想要什麼就伸手拿,不想要什麼就出手推

迷迷糊糊中曾經擔心自己會掉下床

睜開眼睛,看著自己信任的那個他

然後決定,這是他的責任,保護我是他的責任

我是Dom,我今天,現在,決定我不要負責任

然後就繼續下沉

被服侍,被按摩,被擁抱,被溫柔以對,被想念,被撒嬌

他也沒有說話,配合著用唇,用舌頭,用手在身體上回應我

他沒有問,我沒有說

我們在沒有語言的地方,讓尚未成形的情感碰撞,交纏

聽見伊嗚附和的哼唱,

那是從我們懂得用火的時候,代代相傳的撫慰


「你開心嗎?」緩下來之後,他說

「嗯。」我滿足的點頭

然後又賴著,翻滾幾圈之後

我終於清醒了些

有動力拿按摩棒,拿皮條,拿熱熔膠

悶哼的呻吟聲,我喜歡知道他也沉醉

聽著皮條打在屁股,打在大腿上的聲音,聽著哀號

終於完全清醒了

讓他把假陽具拿過來,滴幾滴油

緩慢旋轉插入,拔出,再往內推

重複幾次之後,開始把腳也伸過去上面的嘴巴

抄起皮條,也用手打屁股

享受的低鳴,讓我很放心

像聽見嬰兒熟睡的微弱打呼聲,確定還活著



聊了一些些天,穿插著我動不動就想嗆人或突然想亂玩的衝動

有開心,也有難過的

生活一直都很複雜,現在是,未來也是

喜歡有一個可以忘記的地方,有一個可以不會講話的地方

因為那些最原初,最真實的感覺

只存在於沒有語言的地方



正如,只有在沒有光的地方

才能看見皎潔的月圓







Diana 2018/9/2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